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假葬(胡初九 夏心小说)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假葬(胡初九 夏心小说)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假葬(胡初九 夏心小说)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7-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这本叫做《假葬》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西西弗斯所著作的恐怖灵异小说,该小说的主角是胡初九、夏心,小说内容出色丰富,情节扣人心弦,***给大家带来假葬第二十章 冥河问津: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夏心说:“就算我族叔有问题,我为什么相信你?你是从哪冒出来的?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

假葬第二十章 冥河问津

我猛地从石头上站起来,对夏心说:“你可别挑拨离间啊。”

无论是族叔还是胡大力,我都是绝对信任的,我不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会想杀我。

夏心抱着胳膊,嘴角露出来古怪的微笑:“胡初九,假如我们打个比方。打比方他们两个中的一个要杀你。你猜猜看,是谁?”

我摇了摇头:“没有这种可能。”

夏心笑了:“没有这种可能吗?我刚到村子里的那天晚上,是谁正在打的死去活来呢?”

我无话可说了。

夏心见我兴致缺缺,只好摊了摊手,对我说:“我直接告诉你吧,就是你族叔。”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他看着我长大的,是我的亲人。”

夏心说:“从二十年前他葬病开始,就不是你的亲人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你什么意思?”

夏心说:“金蟾庙里的东西把你们都骗了。二十年前,他葬病出了差错,本来应该死掉。实际上他也确实死了。只不过金蟾庙里的东西,用邪术把他的魂魄封在身里边了,让他能吃能睡,看起来跟活人一样。但是,他的魂魄已经被控制了,说话做事,并不是出自本意。”

我目瞪口呆,有点消化不了这些信息。

夏心又说:“你和胡大力误打误撞,在金蟾庙放出来的那句话,其实是你族叔魂魄的一部分。幸好这句话逃出来了,他恢复了一丝理智,不然的话,你早就被他杀了。”

我问夏心:“我族叔,不,金蟾庙里的东西,为什么要杀我?”

夏心摊了摊手:“它把你们全村都杀了,再杀你这个漏网之鱼,还需要理由吗?”

我沉默下来了。经过刚才夏心这样一提醒,我也开始觉得族叔有点不对劲了。记得夏心带我们去坟山之前,每个人发了一根鸡毛。

结果到最后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根,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预备鸡毛和黑狗血的事,是族叔负责的,他应该是私藏了一根。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夏心说:“就算我族叔有问题,我为什么相信你?你是从哪冒出来的?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

夏心说:“是你干爷请我来的。”

我停住了,干爷这辈子,就没怎么出过村,去哪请这么个生疏人?

夏心幽幽的说:“至于请的人为什么是我,你就不要多问了,你干爷找上我,一定是我有本事。”

“而你干爷,也不是看上去那么无能。他其实懂一些门道。这些年你一直在外边上学,很少回去吧?其实你们村在发生变化,你一直没有注重到。”

“金蟾庙里的东西,正在逐个杀死村子里的人。活人被邪术遮住了眼睛,看不到真相。而这些人死了,还以为自己活着,照样走街串巷,和别人聊天。”

我听得寒毛直竖,这么说,村长和那些乡亲,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死了?

夏心叹了口气:“等你干爷发现的时候,村子里面已经遍布死人了。他算了算时间,等轮到他的时候,可能要在七天之后,于是他通过一些非凡的方法联系到了我,要我帮忙,就算救不下别人,至少救下你。”

“我接到消息马上动身,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胡初九,你太着急给你干爷葬病了,反倒是害了他。其实他当时根本没有病,是被鬼压在床上,站不起来。”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声:“我干爷,没病?”

夏心点了点头:“那东西只是用你干爷引诱你回来罢了。你回来了,你干爷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软软的靠在一棵树上发呆。过了一会,我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返回村子,拆了那间破庙。

夏心对我说:“咱们走吧,那东西不会离开村子的,你有的是机会回去报仇。”

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骑上了摩托车。

我骑了一段,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我把车停下,对夏心说:“我们得回去,大力还在村子里,他是唯一的活人了。”

夏心说:“放心吧,他没事。”

我纳闷的问:“为什么?”

夏心说:“或许是他智力有问题,金蟾庙里的东西对他不感爱好。”

我在夏心的催促下,又继续向前骑。一直快要天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镇上。

夏心让我停在一个三岔口,她从身上拿出来一张白纸折成的纸马。让我把血滴在纸马上面,然后对着一个方向烧了,紧接着,让我骑着摩托车向另一个方向走。

我问夏心:“这是什么意思。”

夏心跟我说:“庙里的东西可能会追来,迷惑它一下,可以给我们争取点时间。”

我又问她:“庙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鬼吗?”

夏心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不仅仅是鬼那么简单。”

黎明时分,我们到了县城。这里的名字有点希奇,叫三防县。

这个时候黑夜已经过去了,白天却没有到来,天上的星星隐退,东方的太阳没有升起,一切都朦朦胧胧的,像是黄昏一样。

夏心对我说:“你去把摩托车卖了,一定要卖给男人,那种身强体壮,神经很粗的人。”

我问夏心:“最似乎胡大力那样?”

她连连点头:“卖的钱数,一定要是双数。而且速度要快,太阳出来之前把事情办完。”

我只好骑着摩托车在县城转圈。这里虽然是县城,但是并不怎么发达。现在实在太早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找了很久,看见一个蒸包子的。这人一脸大胡子,在笼屉蒸腾的雾气中,光着膀子往返穿梭,我隐约能看到他背上的纹身。

我大喜,把摩托车骑过去:“大哥,买车吗?摩托车,九成新。”

卖包子的瞟了我一眼:“不买。”

我挠了挠头:“这车很便宜。”

卖包子的乐了:“多便宜啊?二百五啊?”

我满脑子都是双数单数,一听二百五,马上点头:“就二百五。”

卖包子的勃然大怒:“你耍我呢?这是从哪偷的赃车啊,想来我这销赃啊?我告诉你,我包哥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想让我犯罪?那你就错了。”

我被他的一脸正义凛然吓住了,低声说:“再便宜点也可以啊。”

最后我们用一百块钱成交了。遵纪守法的包哥,还是帮我销赃了。可见金钱真的能够腐蚀一个好人。

我捏着钱回去找到夏心,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辆摩托车就卖了一百块钱,实在是无能。但是夏心却没在意,指着前面一辆客车说:“车要开了,咱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上了车。

夏心把钱递给司机:“我们俩的,不用找了。”然后拉着我在最前排坐下来了。

我有点着急了:“这车是到隔壁县的,一人二十就够,你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了吧?”

夏心没理我。

司机看了看时间,把汽车启动了,眼看就要关门了,夏心忽然使劲拽着我的胳膊,叫了一声:“快走。”

我们俩几乎是摔下了车。然后,眼看着汽车绝尘而去。

我看着车尾灯,有点茫然,然后我问夏心:“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夏心气喘吁吁地说:“晨昏交替,人鬼不分。刚才那辆车,是灵车。”

我打了个寒战:“太险了,这次你怎么没看出来?”

夏心说:“我早看出来了,还不是为了把那钱花掉吗?现在好了,金蟾庙里的东西不可能追踪到咱们了。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们换了另一条街,发现有另一辆客车等在那。邪门的是,无论是车身,还是司机,都和刚才那辆灵车一模一样。但是我能感觉出来,这辆车是活人坐的,因为上面没有那种沁入骨头的寒气。

夏心小声对我说:“拂晓和傍晚,灵车会伪装成客车等在街边。重病的人,或者阳寿将尽的人会看见他们,然后稀里糊涂的登上车,就被带走了。”

我听得有点害怕:“刚才我也看见那辆灵车了,我不会快死了吧?”

夏心说:“放心吧。你在坟山上来往返回那么多趟,一身晦气,看得见灵车很正常。对了,你有钱没?一会买车票。”

我把钱包掏出来,递给夏心一张。

折腾了一晚上,我们俩都累了。尤其是骑着摩托车,被山风吹了十几里地,早就冻得全身发凉了。现在被车上的暖气一吹,我们俩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汽车已经在路上了。旁边的夏心还没有醒过来,蜷缩在座椅上,小小的一团。

我看了看外面,天亮了,但是阴沉沉的,没有太阳。这让我心里不太踏实,因为我总记得在村子里的经历。没有太阳,也许我见到的人,不是活人。

这时候,邻座一个中年人朝我笑了笑。我也礼貌的笑了笑。

谁知道这下打开了话匣子,他指了指夏心:“你女朋友啊?挺漂亮的。”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

中年人又笑着说:“半路上熟悉的?”

我想了想说:“算是吧。”

我觉得有点希奇,难道这人是个变态?总打听女生干什么?

这时候,夏心醒了。那中年人马上坐端正了,朝我道貌岸然的微微一笑,然后就拿出来一本书看。

夏心问我:“到哪了?”

我说:“不知道,刚醒。”

夏心就站起来,问前面的司机:“师傅,到哪了?”

这时候,中年人捅了捅我,递给我一张纸条。

我莫名其妙的接过来,上面写着:“小伙子,小心点,你的朋友不是活人。不信的话,看她的袜子。”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连忙把纸条收起来了。

我扭头看了看中年人,他还在装模作样的看书。

夏心问清楚了路,又坐下来了,而我坐立不安,开始静静观察她。唇红齿白,眼大口小,挺漂亮的。似乎……没什么问题啊。

我趁她不注重,把钱包扔在座椅***了,然后我弯下腰,钻到***找钱包。

在这过程中,我静静拽了拽夏心的裤子。牛仔裤,有点紧绷,拉上去不轻易。但是已经足够了。

我看到她的袜子上绣着四个字:冥河问津。

小编今天点假葬小说

《假葬》是一本由西西弗斯写的恐怖类型小说,主角是胡初九 夏心,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