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7-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大家似乎最近对都市恐怖小说情有独钟,今天带来一本《我的老婆是骨头》的都市情感小说,是由闻名作者琴棋书剑所著,小说的主要角色为骨箫梁人禽,小说剧情有点夸大,但是在作者琴棋书剑深厚的文笔下,还是给我们完美的呈现了骨箫梁人禽之间的惊喜故事!

我的老婆是骨头5.怨气撞人

第二天,我早早的往学堂里赶去。

对于昨夜之事,我猜想肯定又是杜文文这猪羔子春瘾犯了,招惹了青衫女鬼,被人家给教训了。

事后杜文文心有余悸的道。“你家那表妹有九个头咧。”

九个头?

听着都叫人心里打惶惶,那得是个啥场面?想想都牙颤。

我身子一麻,哼了声。“去上课啦。”

杜文文追上来道。“今天周五,上的是公共爱好课咧。”

“公共爱好课?”我一惊,问道。“啥是公共爱好课?”

杜文文一笑,好不要脸。“就是舞蹈课啦,我早帮你报好了名,以后每周五赶来上课就行,啷个样,哥哥罩不罩你?”

原来这羔子心里打着这小九九,校舞蹈队,那可是聚集着整个学校的各大***,莺莺燕燕,桃色满园,学校里头,多少心怀壮志的男生都削尖了脑袋想往里凑,偏是没得门路。

没承想,竟然被这猪憨子钻了空子,竟然还把我给扯拉上了。

“你啥时候帮我报的?”

“就是昨天下午考试那空档子时间咯。”

“啥,你憨货不是借口出去拉/屎么?”

“谁说拉/屎就不能抽空去报个名?”

“走啦。”

杜文文邪邪一笑,风风火火的拽起我就往舞蹈室那边走去。

来到了舞蹈室,里边早已围满了许多人。

张窕柳正在里头吆五喝六的喊,招呼着众人抓紧排练前的热身,她身段高挑,嗓音又大,又是校队长,所以说话还是有些分量。

“行了,行了,姐妹们,都动起身子来,抓紧排练了,今天继续演练《水漫金山》。”

崔莹莹笑道。“队长,是不是今天谁排练得最好,就可以领着许相公回家呀?”

王蔹打趣道。“相公是没得,法海赠你一个要不要?”

李钱钱道。“法海有啥不好的,要房有房,要势有势。”

王蔹插嘴笑道。“可惜法海不懂爱,成天里捧着个木瓜光脑袋,不孤独死你?”

李钱钱又道。“别怨法海不懂爱,只怪你不是他的菜。”

崔莹莹哼唧道。“萝卜青菜,我还是情愿要我的许相公。”

“行了,行了,就你们嘴里花里胡哨的,姐妹们都卯足了劲哈,这周一定要排练好,下周校领导就要来视察了,咱可不能给校队抹黑咧。”

“莹莹,莹莹,你演青儿,你看看你那身上衣裳脏巴得,赶紧去里头换换。”

“白娘子呢,白娘子在哪儿,快去找找呀,”

张窕柳撑着腰,在那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白素贞!”

“不好意思,队长,我来晚了。”

耳旁响起了一道甜丽的声音,亓官妍轻盈的迈着优柔的步子从身边走过,幽幽淡雅体香扑鼻而来,叫人精神抖擞。

看她们忙得不可开交,我和杜文文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

“许仙,许仙呢?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杵在那干嘛呀?钱钱,你去找找许仙,都磨蹭啥呢搁这。”

张窕柳又是破开了嗓子招呼。

“来了,来了,我刚换完装。”

一个柔绵绵的声音打来,毫无气力,正是昨天车上的那白脸红嘴的剧组演员鹿某某。

“他娘咧,怎么是这瘪羔子?”

杜文文不由来气的哼了声,黑脸道。“地茫茫,天苍苍,瞅瘪羔爽不爽?”

“不爽!”

我也一惊,竟是他?这人看着就阴阳怪气的,不顺眼,一个老爷们,撑着个红艳艳的口唇,娘不娘来man不man,总觉着心底毛毛的。

特殊是那一张白脸,剐白的吓人,毫无血色,若不是打着粉底,都能叫人怀疑他是不是贫血。

杜文文上挑眉一跳。“管他西南东北风,待会上去就是抡?”

我咧了咧嘴。“跟党走,听党话,撸/起袖子就是干。”

算是投了一票赞成。

“法海,上场了,法海?”

张窕柳又是寻起了人。

“到你了,赶紧去呀。”

杜文文忽地坏笑了声,一把将我推了***,我气得破开大骂,这羔子,拉我下坑不打紧,竟然还给我安了个法海这浑角色。

接着便被一伙人拉着去到了换衣间,三五下便被套上了法海的行头,手里托着个紫钵钵出了场。

“好,各就各位,大家听我口令,预备,开始!”

张窕柳扬着手里的喇叭筒,一声令下,台布缓缓拉开。

青儿缓缓登场,登高远望。“姐姐,姐姐,你去那金山自难回,可叫那士林孤伶如何办?”

白娘子飞身掠出,冷声喝道。“法海,你这贼秃驴,掳我官人,拆我姻缘,害我夫妻二人生生别离,我今日便要你等金山鸡犬不宁。”

“快说呀,台词。台词。”

张窕柳在台下急得跳起了身子。

“啊?”

我一脸蒙圈,哪里晓得什么台词,又鬼知道她们给安排了什么台词。

正要辩说,白娘子一个急身掠来,手中冷剑直击我心房而来。

还来不及躲开身子,只听一声娇柔的惨声,钢丝扣环一松,白娘子竟从空中跌了下来。

“快,快,快,快救人。”

“官妍,你没事吧?快呀,快救人。”

台下顿时一阵闹起来,亓官妍这下摔得不轻,手腕处隐隐现出猩红色彩。

“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我急跑了过去,扶起受伤的亓官妍,手刚碰触到她的身子,冰寒透骨,不禁手指一抖,缩了回来。

“你伤得怎么样,要不我扶你去医务室吧?”

白面书生上来拨开了我的手,柔声道。“官妍,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亓官妍看了白面书生一眼,对我道。“谢谢,那麻烦你了。”

我扶起亓官妍慢慢往门口走去,眼帘中忽地赫然闪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青衫卓卓,素然飘飘,面如晶玉,精致绝伦。

“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这大白天的,鬼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出现。

青衫女鬼冷冷看了我一眼,盈水流荡的清眸中莫名腾腾杀气。“她是谁?”

耳旁又传来了亓官妍淡淡的声音。“她是谁?”

“奥,她,她是我表妹。”

“她,她是我同学。”

我尴尬的指着两人内容介绍,亓官妍疑盯着我,淡淡道。“我没事了,谢谢你,你继续去排练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一时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眼帘中,闪过了杜文文的身影。

“肚兜,帮忙送大***去医务室。”

杜文文那叫一个欢喜,天底下哪里捞这等美差事去?只差没一把抱起亓官妍往医务室跑去。

“狗贼,休得与吾攀亲带故,吾与汝之间生死难两立,何时识得你这狼心狗肺之恶贼?”

一道冷骂声劈头喝来,喝得人心头凛凛一震。

“你这女鬼,怎么动不动就狗贼,狗贼的,还能不能讲点理了?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就没点口德呢?”

我莫名来气,满脸涨红的喝断了她,大庭广众的,那个‘鬼’字我愣是没喊出来。

“汝这狗贼,何时轮得汝此等猖狂?”

青衫女鬼气的秀脸晕红,怒瞪着我,手中拳头咔咔作响,显然,用了很大的气劲才保持着怒气未曾爆发。

我不耐烦道。“行了,行了,麻烦不要讲古言了,我语文不好,好烧脑子咧,汝就是汝,你就是你,不要汝,要喊你。”

“你?”

青衫女鬼身子一怔,蹙眉冷盯着我。

“对,对,对,挺好的。记住了,以后要喊你,不要汝啊汝的,咱家不开卤菜馆。”

我总算是呼了口气,不觉竟没有以前那般怕她了,心想着只要不去招惹她,似乎她也并没脑海里的那般凶神恶煞,我又盯着她认真的看了几眼,略是有些忧虑道,“你,你这大太阳底下晒,不会化了么?”

我本想说灰飞烟灭,吐到嘴边的几个字,楞是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青衫女鬼登时爆怒,话如寒刃。“狗贼,又想使何等奸计来损吾?”

“我说你也太***了吧,这又踩你哪根尾巴了?”

我气得想哭又想笑,这女人心本是海底针,难捉摸,又复杂,冷不丁碰上这女鬼更是叫人头疼要死,这翻脸也太快了吧。

“人禽。”

耳朵里,冷不丁的打来了二叔的声音,我抬眼望去,二叔正笑呵呵的跟着杜文文往走边走来。

“这学校可是大着,要不是碰着了文文,我还不知道寻到几时去?”

“二叔,你怎么来学堂里头咧?”

我吃了个莫名惊,今天的事,让我脑袋一个接一个大,指了指边上的青衫女鬼问道。“她,她,这又是....?”

“奥,你早上走得急,忘了跟你羔子说道呢。”

二叔笑了笑,讲道。“我昨夜里和你婶子叨咕了一夜,寻思着有玲珑在学堂里,我也好安心。”

“啥?鬼也上学堂,叔,你没开玩笑吧?”

我张大了嘴,又是将那个‘鬼’字,改成那个‘她’字,只差没问:你就不怕她给晒化咯?

“你羔子懂什么?没得她,你羔子早晚小命不保。”

二叔蹬圆着眼,脸面黑青。“昨个回家的事儿忘咧?”

我哀巴巴道。“您倒是安心了,可我成日里捏胆提心的,还让不让活了?”

杜文文倒是欢愉了起来。“表妹也来学堂?太好啦,那可是街东头擂鼓,热闹着呢。”

我怒瞪了他一眼。“滚你猪憨子,看你那吃相嘴脸。”

“行了,手续我已经办好了,等帮玲珑安置好我就回去了。”

二叔冷哼了声,算了拍了板,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没得办法,他老大,他说了算。

“玲珑谢过民叔。”

青衫女鬼柔声施了个礼,又冲杜文文欠了个身,惹得杜文文咧嘴憨憨笑。

路过我身边时,那寒刃般的眸光,就差没去直白白的捅破那层窗户纸。“狗贼,汝等着。”

望着丽阳下那渐行渐远的青衫卓卓的纤柔身影,**是**,美不胜收,只是那周身弥散的凛凛寒气,就算是在艳阳下,都泛打出袅袅青光绿影。

我心底猛地蹿出来个叫人害怕的声音:她可是鬼呢!

只差没哭出来。“我的亲叔咧,你这是等于在我身边安了个不/定/时/炸/弹啊,她哪日儿真要杀我,我怎么办嘛?”

“那也是你羔子的命数,怨不得天地!”

二叔黑脸喝了声,又道。“我回去了,来时你婶子就催命得死,赶着回去补那屋头上的瓦片呢。”

送走了二叔,我蔫巴巴的做在了石阑上,心头直打着悬悬。

一想到从今以后,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和一只鬼朝夕相伴,而且还是一只对我怨念深重的恶鬼。

就莫名惶恐得害怕。

后背的冷汗就啪啪的落,汗毛也不争气,直拉拉的。

“肚兜,你说吧,啷个子办?”

杜文文一撇嘴,深表同情道。“看样子,你家那鬼表妹怕是认死你了,不杀不休咧。”

我气得大骂。“还要你讲?你就说啷个子办嘛?”

“我看你还是抽空去买些符纸,法器,开光镜,照妖镜啥的吧,夜里可莫去走夜路,搞不好可就是黄泉路咧。”

“她连日光都不怕,会怕你那些些个破杂碎?”

“那她是人,还是鬼嘛?”

“你说呢?人能将我屋里那半屋子的瓦给掀飞咯?”

杜文文脸一白,“搞不好,莫怕还真是只恶鬼,我昨夜里还瞅见她九个头来着咧,唬得我到现在心里都打鼓,要不是她长得那好看,我讲话都莫怕是不敢跟她讲咧。”

“九个头?”

我心头一颤,脑海里猛地闪过九个秀美又毒怨的面孔朝自己扑来,身子一个哆嗦,险些没栽了下去。

“肚兜,十三幺,清一色,兄弟有难帮不帮?”

“帮是帮,可那是鬼咧。”

“荒山开垦来栽树,惹天惹地莫惹鬼,犯不上,摊不着,你家姑娘你家事!”

杜文文急摇着头,打了个冷颤,跳起了身子就蹿开。

“你她娘咧,你给我站住。”

小编今天点我的老婆是骨头小说

《我的老婆是骨头》是一本由琴棋书剑写的恐怖类型小说,主角是骨箫 梁人禽,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