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我的老婆是骨头(骨箫 梁人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7-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近日网络作家又出新作了!《我的老婆是骨头》是一本现代悬疑小说,作者是琴棋书剑,小说的男女为骨箫梁人禽,小说故事情节十分新奇,看了就人离不开眼睛,骨箫梁人禽之间的生活互动也是特殊的温馨。对骨箫梁人禽的故事感爱好的朋友们!快来本站阅读《我的老婆是骨头》吧!

我的老婆是骨头1.和鬼对话

2008年,上弦月。

那夜,月光儿出了奇的怪,裂开了十辦,九圆一方,一白九红。

九瓣红月,像九颗血淋淋的心,隐隐地点衬着幽晦苍穹里猩红艳彩。

一瓣儿方月,泛着离奇地寒光,宛似把寒刃,插挂在了苍穹之中。

看着人心里嘀咕隆冬的。

村里人,都看呆了眼。

那会儿,村里还比较迷信。

觉着,月裂色异,是灾光,唬得都闭门不出,捻纸烧香。

那会儿,我也还小,才八岁,对那些个的诡奇之事,自是懵懂,只觉着好玩,拍手嚷唱道。“月儿变,裂十片,你拿九红,我捻白,你赖皮,你羞羞,换我九红,你一白。”

二叔登时瞪圆着两眼,黑脸训道。“又胡叫,等下莫叫爷爷揍死你羔子。”

二叔的话登时就让我闭了嘴,我打小就怵爷爷,泛起两只小眼去瞄他。

只见他蹲在那里,折了五张草纸,又将草纸点着,然后用早预备好的五个大茶碗,将东南西北和中间的草纸全部盖住,又取来一把香,在五个茶碗边上,各点了三支。

我看得神神乍乍,好奇地问道。“爷爷,你在做甚个?”

爷爷不讲话,只是叫我对着五个茶碗各磕三个响头,我不敢马虎,乖乖按他的要求做了,跪下身子,磕头,磕得咚咚响。

爷爷又吩咐二叔取来一个皮鞭子,上头沾满了黑狗血。

我登是就唬得跳来起身子。哆嗦哭道。“爷爷,你莫打呀,我再也不敢了嘛。”

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惹得爷爷不喜悦了,只是见着了那皮鞭子,心里就怵得怕。

自我三岁起,爷爷就拿着根皮鞭子,硬逼着我背一段莫名其妙的话。

“别人家的老婆,永远是最漂亮的,别人家的祖坟,永远是最敞亮的,别人家的马桶盖,永远是最圆滑的。”

以至于我幼时很长一段时间,都觉着这老东西是不是变态?

老惦记别人家的老婆,祖坟,和马桶盖做什么?

“不是打你羔子,是打你婆娘子哩。”

爷爷黑脸瞪了我一眼,我被他说得又惊又怕又泛闷。

“我这小娃羔子,哪来什么婆娘子?”

却见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咚咚磕起了响头。

“骨家娘子,天地为祸,人禽造虐,百世千生瓜葛难断,罪孽难补,望你念在昔日敛尸之德,放条好路,莫在纠缠他哩,老狗我在这给你磕头了。”

爷爷有个很土的外号,唤作梁老狗。

据说,壮年时曾癫疯过一次,后来又疯疯癫癫的跌进了屎窖里,吃了一顿饱屎,这才治好了魔癫病。

说来也怪,自打爷爷吃了顿饱屎之后,不但病好了,竟然还通了灵,成了个半仙,能掐会算。

边近方圆地儿,但凡有些个稀罕八怪的事儿,婚丧娶嫁的活儿,都会请上他去捻上那么一两卦。

梁老狗的名声,也随之响彻周边。

以至于,幼年时的我一度觉着丢人,唤啥不好?偏偏唤老狗?

这还不打紧,要命的是,这老东西自打吃了一通屎后,脑子也被臭坏了,竟然给他的孙子,也就是我,取了个名字叫梁人禽。

他口中唤的人禽,便就是我。

爷爷磕了几个头后,掀开了茶碗,西南北中,四个方位的草纸都烧尽了,他又掀开来东边那个,只见碗底下有五个字:客自东来。

“紫气东来,东阳沐生,是个好兆头,水民,取东西来。”

爷爷黑青的脸颊爬起丝丝舒宽的色彩,吩咐二叔去到里头取来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东西。

“爹,有得把握没得?这可是系着娃子的命呢!”

二叔认真的盯着爷爷道,有些不太安心。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娃子本是九孤命数,一世阴劫,如今善缘已尽,恶孽终生,天命如此,奈何不得,唯有险中求生,博他一命了。”

爷爷眉头锁得叫人害怕,明炯的两眼就像是钉在了我身上,一动不动,看得我心里毛毛愣愣地,接着又厉声喝道。“取来!”

二叔叹了口气,去到了房里,不一会儿,便从里头取出来个灰不溜秋的青铜盒子。

我在边上看得神神愣愣,不晓得他们要搞什么名堂。

只见爷爷拿过桌案上的一把刀,割破了自己右掌心,又将血滴在了青铜盒子上。

盒身便霎时发出一道清幽色,十分刺眼的莹光,接着青铜盒便莫名其妙地颤抖了起来,动静越来越大,直震得地板哐哐作响,看得人心底惶惶的。

他在那暗暗念了几句人鬼都听不懂的话,青铜盒便陡然一动不动了。接着,又摘开来盒盖,才见着里边放着一根用人的锁骨刻成的骨箫。

只见,那骨萧润如白玉,晶莹剔透,刻有十洞,九圆一方,搞不清为什么刻的洞孔外形不一。

“哇,爷爷,里头有骨头吔!”

我惊得大喊了出来,欢蹦着变戏法好玩。

爷爷却怒瞪了我一眼,抓起狗血皮鞭就厉喝道。“人禽,跪下!”

我唬得心头一颤,身子猛地一把跌在了地上,磕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却又不敢哭。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空中陡然传来个声音,像是从骨箫之中传出来的,是个女声。

那声音,脆如银铃,却带着怒不可斥的威冷。

“大丈夫,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高堂,岂有跪女子之理?无心贼子,莫怕是连主骨也喂了狗么?”

“爷爷,骨头在说话呢。”

我惊得一怔,大叫了一声,却被爷爷一把给瞪了闭了嘴。

爷爷声音先软再硬,最后更是带着赤--裸--裸的威逼。“骨家娘子,十世苦难,渡作一缘,既得九世,何苦自废?你若今世伺这娃子一世,便功德圆满,可渡化***,无量天尊,许不见那缘字,来之不易?”

骨萧却猖狂地大笑起来,话如利刃。“笑话,千百年来,我幽冥飘荡,鬼神弃憎!九世苦难,十世作恶,所之为何?无不就是为了生剜那负心之贼,你却叫我伺他?世间何有此等谬事!”

“千年罪过,百世莫赎,你也莫得嚣张,休得忘了,那日个是我失了手,坏了天道,才刻出了你这等恶灵,我既能造化你,却也能叫你烟灭灰飞,落得两败俱灭,又作何苦?”

爷爷扬起手中皮鞭,几乎是咆哮道。

骨箫沉默不语,许久才冷冷道。“你这道人,好生可恶,当真我惧你不成?哼,若要饶这贼子亦不是不可,只不过。”

“不过什么?”

“很简单,一命兑一命。”

“我不要你害爷爷,你这臭不要脸的烂骨头,臭骨头,死骨头。”

我那时虽然年幼,才八岁,但也知道大人们说的话,我急得跳起身子来哭骂道。

“哈哈,笑话,若不是先前欠这道人一德,又岂可饶你贼子?”

那骨箫冷声冷如冰魄,她厉笑几声后,哼道。“既是如此,便还你那德。”

爷爷缓缓闭上了眼,叹了口气。“你去吧。”

三天后,爷爷坐在凳子上给我讲着故事,讲的是一个极其唬人的恐怖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十根骨箫。

那会儿我还小,听着只觉着怕得厉害,窝在爷爷怀里一直哭鼻子。

爷哈哈笑,说故事不可怕,可是的是人心,又叫我不要忘记了那皮鞭子,我点头答应。

爷爷喜悦的笑了几声,便睡着了,我还寻思着老东西就是爱睡,扯了几扯他的白胡子,又捉弄了他几下,见他睡死得不行,也就自己跑出去玩了。

后来,我才从二叔他们大人口中得知,爷爷死了,我哭得哇哇叫,大骂死骨头不要脸,害死了爷爷。

爷爷下葬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雨,像是天空都为他哭了,我哭得更厉害。

二叔把那支骨萧串上了一根红丝绳,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哭哇着死活不要,闹着要摘下来砸了她去,再去下油锅。

可任凭我如何努力,那根骨箫,就像是狗皮膏药又粘上了哥俩好,死赖着我,怎么也摘不下来。

八岁那年,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讨了个老婆,骨老婆。

小编今天点我的老婆是骨头小说

《我的老婆是骨头》是一本由琴棋书剑写的恐怖类型小说,主角是骨箫 梁人禽,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