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摄政王妃最娇贵下载资源全文大结局 花荫云啸辰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9-13 15:52:57
  • 花荫云啸辰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摄政王妃最娇贵(花荫云啸辰)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摄政王妃最娇贵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花荫云啸辰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摄政王妃最娇贵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花荫云啸辰的精彩故事:第二章 这头花荫带着望兰回了东边厢房,望梅已叫人烧好了热水备着,只等她回来沐浴更衣。她身上并没怎么打湿,只有***处被溅上不少水渍,看着脏脏的。倒是那位公子,她...

花荫云啸辰小说摄政王妃最娇贵公开章节试读:

望梅伺候她泡进浴桶,收好换下的衣裳,惊道:“奴婢方才叫望竹带了伞去街上寻殿下,想不到殿下自己安然回来了!”
花荫笑道:“是一位好心公子送的我。”
“好心公子?”望梅愣住,回身叮咛,“外头哪有这么多好心人,如今不比在宫里,殿下日后千万莫要轻信了旁人!”
她回想一番,乖顺地点头,仍旧是左耳进右耳出。
虽说正值盛春时节,雨一下来,还是带着寒气。
沐浴更衣后,身子暖和不少,花荫喝了口望梅烧好的姜茶,双肘撑在梳妆台前,两手捧脸,看着铜镜中的人眉眼弯弯,“方才遇上的那位白衣公子温润又俊朗,本宫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般如玉之人。”
望梅下意识点点头应和:“殿下很少夸赞男子,想必那位公字的确十分卓越……”
话没说完,望梅反应过来,扭头嗔怪道:“殿下,您可不能看上别人家公子,您是要嫁去摄政王府,做摄政王妃的!”
“本宫知道,”花荫撇撇嘴,“可本宫就是喜欢好看的人。”
倘若不是要和亲,眼下她应该已经开始打听那位公子的住处,招他进宫伴在她左右一同玩乐了。
也不知道哪位姑娘能有幸把他收入囊中,说来,花荫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羡慕。
当然,抛开那位公子的事不谈,光是明日进宫献舞,她就能被望梅两个人说得耳朵起茧子。
进宫面圣不是小事,献舞亦是如此,纵然那舞是花荫从小便开始练的,也抵不过望梅几人叽叽喳喳的唠叨,只得在房中又重新熟络一遍,才堪堪让她们松了口气。
只是进宫这日,最不放心的人,反倒是她自己。
使臣一早便等候在外,花荫梳完妆,看见驿馆外齐齐排开等候的侍卫和宫人,心中忐忑。
炎康的皇帝年纪尚轻,又被云啸辰严加管束,据说刚正开明,颇有明君之风。
她怕的,其实是云啸辰。
倘若他真如传言中所说那般刁难刻薄,花荫也不知道日后该如何同他相处。
轿撵一路被护送至宫城,升阳殿内,不少权贵皆坐于两侧,皇帝传召,乐师齐齐入殿,花荫迈着莲步跟在后头。
她垂着头,先是行了礼,只等小皇帝说平身,才将头抬起来,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殿上之人。
小皇帝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纪,一脸沉重,一双小眉头紧巴巴皱着,五官还未长开,清清秀秀,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
“早闻定嘉公主貌可倾国,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云宴说话时听起来像是故意在沉着一口气,小脸垮着,夸赞的话从他口里说出来,愣是没有一点感情,“不知琬国国君近来身体可好?”
若平时瞧见这般正经的孩儿,花荫会忍不住笑出声。
虽说是炎康圣上,总归还是个孩子,确实可爱得紧。
她忍了笑,只道:“父皇身子尚好,离宫时,他托我带了些许心意赠与陛下。”
说罢,招手叫宫人抬上来六只半人高的红木箱,八人抬一只,尚且吃力。
里头装的是琬国独有的一些稀奇珠宝和珍贵字画,不算太贵重,但也不会失了琬国脸面。
果然,殿中的权贵在云宴命人开箱时纷纷伸长了脖子,在坐席上探首查探一番,倒也没挑出个什么不是。
上头云宴挥手赐了座,又道:“摄政王今日身体不适,未来参宴,还望定嘉公主不要介意。”
花荫稍稍愣了愣,摇摇头,道了句没事。
她原还想着瞧一瞧云啸辰长相如何,是否如百姓口中所说那般刻薄,只是从方才进殿起,她确实没见到和传闻中云啸辰模样相符的男子。
唯有边上坐着的一位衣着华贵的女子,自花荫在位子上坐下,便目光灼灼看着她,似乎对那几只红木箱子中的珍宝没有任何兴趣。
花荫只偏首看了她一眼,便被女子抓了个正着。
女子满脸笑意,伸手挤了颗葡萄入口,见她注意到自己,两眼放光,忽而开口:“本宫听闻,定嘉公主今日还要一展舞姿?”
边上的宫人倾身凑过来提醒:“这是咱们越宁公主。”
花荫恍然。
她从前在琬国,也时常听到越宁公主的名号。
越宁公主闺名云挽容,是先帝和云啸辰唯一的妹妹,人生得***,但跟她不同的是,云挽容在外的名声,似乎不怎么好。
都说她恃宠生娇,无畏放纵,常常偷跑到宫外闹出一堆幺蛾子,还故意和纨绔抢过一位花魁。
当时花荫还问过皇兄,炎康越宁公主抢的花魁,是什么花的花魁,闹得皇兄一阵笑话。
如今看着,云挽容确实跟传闻里有那么几丝相似。
雍容俏皮,眉眼间还带了两分不羁。

摄政王妃最娇贵花荫云啸辰全文阅读

花荫喜欢这种女子,总觉得与寻常贵胄家的小姐比,要潇洒有趣得多。
于是她也弯起一双眉眼,“我今日,是带了舞来。”
云挽容偏头怂恿云宴,“二哥不来便不来,要不容我们先一睹定嘉的舞姿?”
云宴对此似乎并没什么兴趣,点头应下,候在一边的乐师便纷纷在两边作势准备。
扶依舞是花荫小时候便跟着宫里的教习学的,罗裙轻扬,优雅而有韵味,虽说难学,但花荫底子好,又练了这么多年,今日这般,自是游刃有余,鸾回凤翥。
舞毕,权贵们附和着点头,唯有云挽容双手拍得起劲,“仙子下凡,二哥他真有福气!”
花荫一愣,忍不住昂首笑笑。
她也觉得云啸辰的确很有福气。
只可惜那个男人实在称不上识趣,她此次面圣本应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云啸辰竟也没来。
回到座上,望兰刚取了一碟小菜回来在她桌前放好,花荫垂眸看了一眼,正要捏了盘里头望兰剥好的葡萄尝尝,动作忽的一顿。
放果子的金碟边上,有一只拇指大的金蝉。
进宫面圣是大事,金蝉是她平日里用来打赏亦或是做谢礼备着的,用穿云荷包装着,像今日这般场面,并不会带在身上。
兴许是望兰整理物件时不当心带过来的。
她将金蝉拿起,嘱咐望兰:“怎么把金蝉落桌上了,记得收好。”
望兰却是一愣,歪头打量一眼金蝉,“奴婢没把它带出来,我原以为是殿顺手带来,献舞前又放在桌上的。
话落,花荫诧异,望着金蝉呆了呆,忽的想起来什么。
她扭头四下张望,略微嘈杂的殿上,一片白色衣角在大殿门口闪过。
她小声嘀咕一句:“公子?”
望兰没能听清她的话,垂首过来听她要说什么。
只见花荫杏眼含了粼粼的波光,朱唇微扬,面颊嵌上两点梨涡。
她服侍花荫多年,自家殿下这番神色,望兰一眼便能猜出来,公主心里怕是在打什么主意。
“殿下……”望兰重新退回去,语气中带了点无奈,“这是在炎康宫里,您可不要胡来呀……”
然而花荫只是一笑,扭头朝上面的云宴道:“忽觉头晕,陛下可否容我出去透透气?”
“头晕?头晕怎么能撑着!”云挽容嘴里还含了果子,不等云宴回答便先蹙眉插话,“定嘉莫要局促,我命人带你去外头走走!”
云宴像是习惯了她这般样子,十分娴熟地点头挥手,看上去比云挽容还要正经许多。
得了应允,自是最好不过。
花荫朝望兰挤挤眼,道谢行礼,便带着望兰一齐出了升阳殿。
殿外是两边长廊,前头空旷,她提着***满心欢喜地出来,却又失了方向。
她方才只看到一片衣角,并不知那人去了哪边。
在殿外立了片刻,花荫手心握着金蝉,只觉失落,低了头干脆往西边长廊走。她记得进殿时看到这边布了一小处假山,即便找不到人,过去散散心也无妨。
二人在假山边的石凳处坐下,周围花开得正艳,香气袭人,偶尔有艳丽的蝴蝶翩翩飞过,花荫也只是托腮看一眼。
望兰一头雾水,在边上看得着急,“殿下,您这般周折,到底要做什么呀?若是身子不适,我们便早些回去。”
她将一手支在膝上,一边抚上身旁的牡丹,慢悠悠道:“你说,云啸辰有没有昨日那位公子俊俏?”
“殿下……你莫要乱说!”
“本宫没起别的心思,只是好奇,”花荫看出来望兰心中顾虑,赶忙解释,“本宫只是好奇,传言中的云啸辰,到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他是否真有那般冷漠苛刻,不近人情?”
今日在殿上她看见越宁公主的举止作风,跟往日里听到的相差无几,她虽说欣喜能够见到越宁公主这般的女子,但同时,也对传闻的真假多了一丝忧虑。
恍然间,身后忽的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
“公主说,谁冷漠苛刻,不近人情?”
她直了身子回头,只见昨日那个画里走出来的公子,如今着了一袭墨色衣裳,从假山后缓步朝她走来。
只是公子脸上的神情,不似之前那般温柔了。
有种逼人的压迫感,看起来——
冷漠苛刻,不近人情……

本站推荐理由

摄政王妃最娇贵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罗丹小说推荐

罗丹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