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阅读资源大结局完本 姜娇娇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9-13 15:34:02
  • 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合集版免费阅读-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姜娇娇)

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姜娇娇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姜娇娇的精彩故事:姜娇娇重生为四岁女娃,是姜家几百年唯一的女孩儿,跟她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只白猫。白喵不卖萌,爱耍酷。它护着姜娇娇,谁欺负她,它就挠他个满脸桃花开。偶尔还把狼群引来吓...

姜娇娇小说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公开章节试读:

“支书,队长,有事儿?”
姜老憨迎上去,陪着笑脸问道。
“王书记,这就是姜德才同志的儿子姜老憨……”
哪知道,庞福没搭茬儿,倒是引着人群里走出的一位穿中山服的男人过来。
那人快走两步到了近前,朝着姜老憨伸出了手,“姜老憨同志,实在抱歉,我来晚了,早就该来看看你们一家人了!”
啊?这王书记是何方神圣?
姜老憨纳闷,下意识地看向庞福。
庞福忙解释,“老憨哥,这是咱们公社王书记,这回特意来探望你们全家。”
公社书记到我家?
姜老憨脑子里一懵,血往上涌,身体摇晃了几下,险些没站住,但还是两手在衣裳上蹭了蹭,这才跟王书记的手握在了一起。
“老憨同志的手劲儿还真不小呢!”
王书记是个和蔼可亲的干部,边握手边微笑着说道。
姜老憨紧张:我把公社书记的手握疼了?
“王书记,乡下人没见过世面,见了您这样的高干,他一时回不过神,您可别见怪啊!”
庞福帮着姜老憨打圆场。
“我算什么高干?在姜德才同志面前,我就是个小字辈。老憨同志,相关部门已经完全查清楚,您父亲姜德才同志根本不是逃离叛国了,而是一直安插在敌人内部,他传递回敌人的信息,咱们省城才能被解放。可惜的是他最终暴露,牺牲在敌人枪口下!后来有跟他一同战斗过的同志得救,诉说了他的光荣事迹,咱们上级领导立马就做出了给姜德才同志平反的决定,并追认他为烈、士,姜家的成分也不再是地主,是烈、士之后……”
王书记的话像一声春雷把姜老憨打懵了。
他呆呆地看着王书记,好像脑子里还没完全消化理解他的这番话,而后突然就两眼一黑,整个人往后倒去。
邹婆子抱着小孙女跑出来,大家七手八脚地给姜老憨掐人中,把他弄醒。
姜老憨老泪纵横,他紧紧地握住王书记的手,“王书记,这些年地主的成分把我们一家压得喘不过气来!我爹他……他是干革命的,他为啥不告诉我们啊?”
“老憨同志,姜德才同志是有他苦衷的,他做的可是随时能掉脑袋的事儿,组织上也有纪律,不允许他把真实身份暴露给任何人,也包括他的家人,老憨同志,我知道,你们一家受苦了,所以上级部门派我来,就是要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一提的!”
王书记的语气很诚恳。
“我们没别的要求……我爹他是做与国家有利的大事,作为他的子孙我们不能给他丢脸……”
姜老憨话没说完,邹婆子扯了扯他的衣角,“他爹,顺利还被关着呢!王书记,您可得相信我们啊,我们顺利是个好孩子,他断断没有偷鸡摸狗的习惯的!”
姜老憨也忙跟庞福说,“书记,您是了解顺利的,那孩子是个老实的。”
“庞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王书记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
“王书记,他们家三儿子偷了大队上一袋子地瓜,一百多斤呢……”
有人插话进来,姜老憨看了这人,顿时怒道,“庞槐,老话说,捉***捉双,拿贼拿赃,你抓住我家顺利偷东西的手腕子了吗?你有什么证据说,那袋子地瓜是顺利偷的?”
“不是他还会有谁?他大哥姜顺风是搬运地瓜的,他跟他大哥合计好了,一起把地瓜偷走了!书记,您不信就审问他啊,打他几十板子,不信他不承认!”
庞槐是庞福的本家侄子,这会儿巴望着庞福能帮他说话。
庞福瞪了他一眼,道,“庞槐,姜家是烈、士家属,怎么可能偷东西?你不要乱说……”
“他家之前还是地主呢,地主崽子都是思想不纯净的坏种,专门干坏事……”
庞槐的话没说完,邹婆子已满面泪水,她哭着说,“王书记啊,我家顺利就是因为成分不好,这才娶了脑子不灵光的素云,可顺利说,只要把她娶回来了,就是他一辈子的媳妇,就要对她好,您说说,这样的孩子有偷生产队地瓜的坏心肠吗?”
哇!就在这时,邹婆子怀里的小不点大哭了起来,她哭得小脸都涨红了,眼泪汪汪地瞪着庞槐,把庞槐瞪得心里直发毛,直往后缩,躲在庞福身后。
邹婆子也不顾得哭了,心疼地哄着小孙女,可小家伙就是不歇气地哭,一只小手还在空中张扬着,方向正对庞槐,就好像在说,你个大坏蛋,你冤枉我爹……
听说这是顺利媳妇刚生的孩子,王书记很亲热地摸摸小女娃的脸,笑说,这孩子很俊嘛!
转而又严肃地跟庞福说,庞书记,既然没有证据说姜顺利同志偷了地瓜,那就马上放人!
被公社书记严厉地斥责,庞福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恶狠狠地瞪了庞槐一眼道 ,“庞槐,以后没影儿的事儿,你少说!”
这话一说,姜老憨等人就明白了,姜家的这场无妄之灾都是庞槐这个家伙背地里告恶状惹出来的,姜老憨寒着脸说,“庞槐,你是仓库管理员,顺风把地瓜一车一车运到你那里,你不也有偷地瓜的嫌疑吗?”
“喂,姜老憨,你个老东西,你当我是谁你就污蔑我?我可是庞书记的侄子……”
庞槐气急败坏地叫骂着。
姜老憨唉的一声叹息后,说,王书记您也看到了,我们姜家在村里因为这个成分,这些年……真是一言难尽啊!
王书记当即说 ,老憨同志,你放心,我们不能让姜德才同志流血又流泪,以后谁敢再诬赖你们,欺负你们,你直接去公社找我,我给你们做主。
这话说的就有所指了。
庞福的脸色黑一阵白一阵,满脸笑着跟姜老憨说,“老憨叔,您别生气,过去都是我工作不到位,以后不会了,您放心……”
“我们一家人倒也没别的要求,就求个公道,我儿子是拉地瓜的要被怀疑,那么看地瓜的呢?是不是也该被搜一搜,以证明他的清白?”
庞槐又要跳脚,却被庞福给制止了,他说,“庞槐,老憨叔说的没错,公平起见,你家也得被搜查,王海涛,你带治保队员去搜一下……”
“是。”治保主任王海涛带几个人快速离开。
庞槐的脸色惨白,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淌。
工夫不大,王海涛他们就抬了一大袋子的地瓜回来了。
很明显,是庞槐这个仓库保管员监守自盗后冤枉姜顺利的。
王书记让身后跟来的派出所的同志把庞槐带回去,说要严惩。
庞槐冲庞福喊,叔,咱们可是本家啊,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庞福看都没稀得看他,庞槐偷偷把地瓜搬回家了,他知道了,顶多就是把地瓜交出来,大队内小范围地做个书面检讨就行了,可庞槐非得作死,陷害姜家老三,这不踢到钢板了,被王书记带回派出所去,下场就不可知了。
最起码他庞福作为庞槐的本家叔叔,在这事儿上是不能参言的,他得避嫌。
说来也怪,庞槐被带走了,邹婆子怀里的小家伙也不哭了,还咧着小嘴冲着王书记笑呢,王书记被她童真的笑容感染,心情大好,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说临来匆忙,没带什么东西,这五块钱就算是给小女娃儿的见面礼……
那个年代公社书记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四五十块钱。
五块钱给一个刚生的小女娃儿做见面礼,真是不少了。
公社书记都表示了,庞福这个村书记,庞贵这个大队长以及其他的村干部就都不好干看着了,以庞福带头,先后给了小丫头一块、两块的见面礼。
邹婆子也没客气,直接收了,还积极地邀请王书记他们等孩子洗三时来吃饭。
王书记答应了。
庞福让人找来梯子,王书记亲自上梯子,把一块光荣之家的匾额挂在姜家大门门楣上,金光闪闪的匾额,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姜家人看着,心里都是喜洋洋的。
送走王书记他们,邹婆子看着怀里的小孙女,越看越高兴,她摸摸孩子的小脸蛋,说,奶奶的乖孙女啊,你果然是姜家的贵人,你一来,咱们家被压在头顶上的一座大山就给搬走了,从此以后,咱们就是光荣人家了,在村子里再也不用低头走路,被人欺负啦!
姜老憨也是喜上眉梢的。
他尽管事先知道,一旦姜家诞下女娃儿,家里会有大好事,可万万没想到,竟是如此之好的事儿!
老两口逗引着小孙女正要往院子里走,忽然就听到喵的一声,紧跟着被抱着的小娃儿忽然又伸出了小手,这次是冲着喵喵叫的地方,还咯咯咯地笑着……
邹婆子也看到了,就在他们家对面的石板上,趴着一只浑身雪白,连根杂毛都没有的小猫儿。
“我的乖孙女,你喜欢猫啊?”
邹婆子看孙女开心笑,她也高兴,就要姜老憨去把白猫抓来。
姜老憨把白猫抓住,递到小孙女的跟前,笑呵呵地道,“白猫给我乖孙女玩……”喵呜!
哪知道,那只白猫竟好像冲姜老憨翻了一个白眼,而后在他大手中把身体蜷缩成一团,不理会小女娃儿。
小女娃儿先是一愣,就吭哧吭哧哭起来。
“奶,这臭喵竟敢惹哭我小妹妹,我把它丢臭水沟去……”
姜家第三代嫡长孙姜振国怒视白喵,冲它伸出了小魔爪。
白喵吓得一个激灵窜起来,极不情愿但却不得不对着小女娃儿喵喵喵地叫了几声,小奶猫的声音听得人心里痒痒的,小女娃儿登时就不哭了,小手欢快地摆动着,小嘴还呜里哇啦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你那傻样儿!
白喵瘪瘪嘴,伸了个懒腰,复又趴下。
姜大少爷一把将它抓起来,送到小女娃的怀里,“臭白喵,你要是再敢把我妹妹惹哭,我就灌你一肚子臭水沟里的臭水……”
白喵恨得喵爪儿痒痒,却不敢对姜振国这愣小子怎样,那小子皮糙肉厚的,估计一喵爪子下去,也只能抓破他点皮儿。不过,一抓之后,愣小子是绝不会轻饶自己的。
想想,喵生太苦啊!
白喵罢了跟姜振国对抗的心思,只能忍着头晕目眩被抓着一只喵爪儿,倒拎回了姜家。

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全文阅读

姜家正房五间,正中一间进门两边盘着锅台,按照北方人的习俗,这两口锅一边是炒菜做饭用的,另一边则是用来给旁边挨着的两间屋子烧热炕的。
门正对着的墙壁上空有一扇小窗,窗下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下是几个圆凳。过年过节,北窗下的墙上会挂上祖宗的画像,八仙桌也摆上供品,是姜家人给祖宗上香、磕头的地方。
东两间打通了,邹婆子跟姜老憨住。
屋里陈设简单,一张桌子靠北墙放着,两边有两把木质的圈椅,这一桌两圈椅是祖上传下来的,都刻有花纹,不是很复杂的花纹,但年头久了,包了浆,竟能看出一些古典的奢华来。
李文娟几次套姜老憨的话,问这桌子椅子是不是好木头的。
姜老憨都憨憨地笑说,咱祖上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哪儿有好木头的家什?
“那您还把这桌子椅子当宝贝啊?”
李文娟表示不信。
“这东西再咋也是祖上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不值钱,但是个念想!”姜老憨的话并没有让李文娟打消对这桌子椅子的兴趣,不过,邹婆子是个厉害的,瞪她一眼,道,“咋我跟你爹还没死,你就惦记上我们屋里的东西了?”
李文娟忙说,娘说的哪里话,我就是问问……
“趁早别问,问了也白搭……”
邹婆子白了她一眼,丢下这话出去了。
李文娟咬牙,我们是长房,我还给姜家生下了长孙,既然是祖上一辈一辈往下传的,怎么就不该传给我们长房?
西两间没打通,中间有小门隔着,一间归姜顺利跟素云住,另外一间权当客房。
对于三房住正屋,李文娟也有说法,不过,他们跟二房都是结婚后就各自被邹婆子安置在东西厢房,惧于邹婆子的厉害,她也只是背后拉着二弟妹一起嘟囔嘟囔,并不敢真当面说出来。
邹婆子也懒得跟她计较,当听不见。
这会儿,被村里放回来的姜顺利正趴在西屋炕边逗小娇娇呢。
娇娇这名字是邹婆子给起的,这让姜琪对着邹婆子翻了好几回白眼,她是个小婴儿,翻白眼也就是眨眨眼皮,没人在意。
娇娇?还小娇娇?多俗气啊!
“爹的好闺女,你给姜家带来了福气,若不爹指定就被抓进派出所了!”
姜顺利想去握小娇娇的小手,可那小手太嫩了,他布满老茧的大手,真怕把小手给握坏了,所以只是碰碰她的小手,就把大手收回来了。
咳咳,姜顺利同志,你给我当爹,我有俩条件:一,你得多赚钱,我要读书,不读书,我怎么从这山沟沟里走出去啊?二,你也得读书,若是你不识字,我可以教你……
姜娇娇手舞足蹈,咿咿呀呀了好半天,不知她爹听没听懂,反正她是被自己这番鸟语给弄懵了。
“素云,闺女是在跟我说话呢!”
姜顺利转头看向媳妇,却见素云正板着脸,不高兴的样子。
他讶异,“素云,你哪儿不***吗?”
“顺利哥回来都没跟我说话……”
素云这话一说,小婴儿姜娇娇险些汗死,她娘在吃她的醋吗?
“素云,我这不是刚当了爹有些兴奋……”
姜顺利轻轻摸了摸姜娇娇的小脸,就挪到素云那边,轻声细语地跟她说话,说了不几句,素云就捂嘴吃吃地笑。
姜娇娇一脸无语。
很显然,她这一世的老爹老娘是因为爱情结婚的,而她不过是他们去山里刨地时刨出来的。
不乐意看她爹她娘撒狗粮,小娇娇扭头看向另一边,就看到雪白的一团。
白喵!
她兴奋起来,他爹逗她娘,她逗猫呗。
于是,她对着蜷成一团的白喵招手,过来,小白,你过来我绝不打你,快点过来呀……
白喵一脸不屑还冲着她翻了个大白眼,然后转身,背对她继续迷瞪。
我去,你一只屁大点的小白喵傲娇个啥?
姜娇娇火冒三丈,小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鸟语,四肢也是乱抓乱蹬的,还时不时看她老爹,可她那老爹正全神贯注地哄媳妇呢,哪有工夫搭理她?
看来只好出狠招了。
哭!
她清了清嗓,正预备扯嗓子嚎时,却看到几个半大小子蹦蹦跶跶地就跑了进来,头前的是姜振国。
见了姜振国她有主意了,暗暗酝酿情绪,想起自己前世存在银行里的几百万块钱都成了没主儿的,也不知道最后便宜谁,都是她加班加点工作赚回来的啊!
早知道她就不那么拼了。
如此一想,她心里酸楚,眼圈一红,眼泪就出来了。
“娇娇妹妹,谁惹你了?哥哥帮你打她!”
姜振国眼尖,看出自家小妹妹哭了,这可不得了,谁敢欺负他这刚新鲜出炉的妹妹啊!
呜呜……
姜娇娇发出一声呜咽后,直勾勾地看向那只早就被姜振国的声音吓得窜去墙角的白喵。
“死白喵,又是你欺负我妹妹,我把你丢臭水沟里去!”
姜振国也不客气,直接脱鞋上炕。
白喵吓得往外窜,姜振国喊,振华,你们拦着它,这臭东西总欺负咱妹妹!
姜振华跟姜振兴两人一起朝着白喵扑去。
白喵也是只小喵,刚出生几个月大,又加之奔姜家来的路上饿了几天,已瘦弱不堪,它窜蹬几下,就被姜振华给抓手里了。
“给我,我把它丢臭水沟去!”
姜振国说着就去拿白喵。
白喵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他可是只爱干净的好喵啊,若不是怕脏它来的路上完全不用挨饿啊,跟其他野猫一样去抓个野耗子,也能糊弄个半饱吧?
可他宁可饿死也绝不吃耗子。
额?想想就恶心。
姜振国抓着它的一条腿就往外走,白喵想到了臭水沟里的脏水把它全身都弄得脏兮兮臭烘烘的,他自打从人变成喵以后,也就这身白毛让他稍稍满意,懊丧时,在心里安慰自己,别气恼,比起黑猫,杂毛猫,他这个样子的白猫,一看就是高贵品种,足以傲视群喵!
好吧,他承认他有些自欺欺人了。
但变成猫时那个人说,你只能去找一个叫姜娇娇的小姑娘,你救她十回,护她长大***,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到时候自然会再变***。
姜娇娇他刚找到,可不能就这样被混小子给丢出去啊!
他想到这里,忍着被倒挂的眩晕,他冲着炕上躺着的小姑娘喵喵喵地叫起来。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那小姑娘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坏笑,等等,这种笑,是该由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发出来吗?
他惊得叫不出声来。
“大哥,这小白喵叫起来还挺好听的!”
姜振华看了一眼自家大哥,觉得把一只叫声好听的小奶猫丢臭水沟有点可惜。
“哼,敢惹得咱妹妹不高兴,它就得被灌臭水……”
姜振国开启伏妹魔模式,狠狠甩了几甩白喵,气哼哼地往外走。
“咯咯咯……哥哥……”
在白喵觉得没希望,他很快就要从一只雪白的小奶猫变成脏兮兮的野猫时,炕上襁褓里的小姑娘终于有动静了,她好像是在咯咯咯地笑,也好像是在喊姜振国哥哥哥……
姜振国相信自家小妹妹喊的是后者。
所以他高兴地一把将白喵丢给弟弟姜振华,爬上炕,坐在姜娇娇身边,咧着大嘴乐,“我妹妹都会说话了,我妹妹太聪明了,刚生下来就会说话了,姜振华,你比起咱妹妹来,真是笨死了,你生下来连个屁都不放,咱爹咱娘还以为你是个哑巴,一年半你才会说话。娇娇妹妹,你说,你二哥哥是不是个笨蛋……”
好吧,我想说他是个笨蛋!
姜娇娇费了全部的力气,想要喊出笨蛋俩字,但到头来她喊出来的却是咿呀呀……蛋……
“哈哈,姜振华,咱妹妹说你是个鸭蛋……”
姜振国大笑起来。
姜振华苦着脸,“我才不是鸭蛋……娇娇妹妹,你别说我是鸭蛋……”
“咿呀呀呀……蛋……”
姜娇娇非常努力地纠正,不想让她二哥哥难过,可怎么努力,出口的还是这***不类的呀……蛋……
姜振华都要哭了。
姜振兴却小声说,振华,你把白喵给妹妹玩,她就不会说你了……
对呀,白喵,妹妹,你叫白喵是鸭蛋吧!他长得多像一只白白的鸭蛋啊!
姜振华一把将白喵塞到姜娇娇的身边。
白喵喵喵喵地叫着,内容是:你是鸭蛋,你全家都是鸭蛋……
姜娇娇太无聊,把白喵好一通的折腾。
白喵老实地坐着,她不许,总用小手去抓白喵的毛,白喵被抓得疼了,龇牙刚恶狠狠地喊了一声,喵呜……
就被姜振国一把揪住,然后一通威胁,你这臭白喵,是不是一会儿不打你,你就难受啊?
白喵瞬时就没了脾气。
对付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他大概、也许能做到,可姜振国这混小子,实在是个混不吝,抬手就抓,就要丢他去臭水沟,他怕啊!
不让坐着,那本喵站着总行吧?
白喵乖乖地站在距离姜娇娇远远的地方,喵眼里分明在说,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你就躲不起!
姜娇娇对着他一脸坏笑,小手指着白喵站的地方,咿呀咿呀又说上了。
姜振国本来正拿一本连环画在看呢,小妹妹一叫,他就明白了,又是白喵,这臭喵怎么就那么不识抬举啊,我娇娇妹妹喜欢跟他玩,那是他喵生有幸啊!
于是,白喵又被丢回到姜娇娇身边。
小娇娇咯咯咯地又笑。
白喵死的心都有了。
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姜娇娇被抱进她娘的怀里,一抬头,她娘胸前那俩团雪白晃得她眼晕,她羞窘得小脸通红,难道她这个快三十岁的芯子真的要为了让小婴儿的身体茁壮成长而吃这个女人的奶?
偷眼看白喵,他面前放着一只碗,碗里放着半碗的鲫鱼生内脏。
白喵看着这腥得令人作呕的鱼内脏,喵眼直翻,喵脸惨白。
一人一喵,四目相对,顿有同病相怜之感。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严峻的问题。
喵啊,你怎么看?
娇娇同学,你又怎么想?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七零小娇娇和她的喵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罗丹小说推荐

罗丹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