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温柔刀阅读资源免费大结局 黎筝傅成凛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9-13 18:44:06
  • 温柔刀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刀(黎筝傅成凛)

温柔刀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黎筝傅成凛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温柔刀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黎筝傅成凛的精彩故事:傅成凛提醒她一个残酷的事实:你只持有0.1%的股份,这点股份可以忽略不计。黎筝:......之后发生了什...

黎筝傅成凛小说温柔刀公开章节试读:

到家,黎筝泡了个热水澡。
明天不用上班,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浴缸紧挨落地窗,外面流光璀璨。公寓位于高层,CBD最繁华夜景尽收眼底。
黎筝从浴缸里捻一朵玫瑰花瓣贴在鼻尖,沁人的香。
要是有瓶红酒就好了。
百无聊赖,黎筝扯过毛巾擦擦手,拿过台子上的手机打发时间。
向舒恋爱的绯闻持续发酵,越演越烈,不知道是有意炒作还是被人恶搞,这会儿已经演成了三角恋。
就连靳峯都被牵扯进来。
#南峯集团少东家靳峯夜会***#
靳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前几年靳峯因为跟某个女星传出恋情第一次登上热搜时,网友还以为他是刚出道的演员。
就是那次热搜,靳峯靠身材和好看的皮囊俘获了一波网友的芳心。
今天的热搜里靳峯被拍到一个背影,怀里揽着女人。至于女人是谁,长什么样,光凭几张照片根本辨不清。
然后有些网友就盲猜,靳峯怀里的女人是向舒。
不过向舒粉丝否定了这个说法,她们女神肤白腿长,照片里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向舒。
争论了一晚,热度高居不下,当事人谁都没回应。
黎筝吃了会儿瓜,关上手机。
鼻尖那片花瓣滑落,漂在水面。
不知道傅成凛现在在干嘛。
离得近了,想念就会具体。
置物台上还放着那个打火机,只要她在家,打火机如影随形。
黎筝拿过打火机,打着。关上浴室的灯,橘黄的光照满屋子,落地窗玻璃上映着影影绰绰的自己。
熄了火。
再次打着。
来回好几次。
泡澡时间差不多。
黎筝搁下打火机从浴缸起来,抄过浴袍裹好,将浴袍带子在腰间随意打个结。
护肤后,她去楼下煮了咖啡,期间刷了刷朋友圈。
晚上十点半,朋友圈大多都在晒夜生活。只有江小楠一个小时前po了几张在输液大厅打点滴的自拍。
黎筝给江小楠发消息:【怎么又疼了?下午在金融峰会现场不是还好好的?在哪家医院?我过去陪你。】
江小楠刚回到出租屋,【我到家了。下午是死撑活捱,好不容易有机会去金融峰会现场,再疼也得忍着。再说我刚实习一个星期不好意思开口请假,给人印象不好。】
黎筝:【那也得悠着点,身体要紧。】
江小楠趴在床上,【今晚上的瓜你吃了没?】
黎筝:“......”都疼得去医院打点滴,她还有心情看八卦。
江小楠自顾自道:【我今晚就靠这几个瓜撑过来的,不然非疼死我。向舒也是厉害,人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一下子让金融圈两大男神跟她传绯闻,今天傅成凛那个辟谣跟没说差不多,让人浮想联翩。还有靳峯,据说真人比照片更有男人味。带我的实习老师跟靳峯约过专访,说他和网上传得不太一样,不过不好说话倒是真。】
【对了,我还要投稿,刚才在医院打针遇到的,被狠狠感动了一把。】
黎筝顺着话问道:【遇到了什么感动的事?】
江小楠:【我已经在便签里写好,马上发给你。】
黎筝倒了一杯咖啡端上楼,坐到书桌前打开平板,点开微博。
从大一开始,她专注打理这个‘横看成你侧成我’的账号,算是一个新闻博主,现有粉丝三十多万。
期间因为话题热度还上过几次热搜。
平时有不少网友投稿。
每条动态的配图都是她手绘。
微博简介选自赫尔曼·黑塞的一句--‘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
江小楠的消息已经发过来,很长一段。
【今天在输液大厅输液时遇到一对情侣,离我很近。女生感冒了来打点滴,她男朋友下班后才过来陪她。
女生一边打针还一边看书。(小哥哥和小姐姐都长得好好(星星眼)
一开始我疼得厉害,没注意他们聊什么,后来是女生哭了我才注意。
听他们聊天内容,这个女生白天跟家里又吵架了。家里让她上班,她坚持考研,去年考过一次,没考上,她没放弃。
她男朋友就安慰她,等你病好了挑个你喜欢的日子,我们去证领,结婚后,不管是工作还是考研叔叔阿姨就管不着你,你想考几年就考几年,直到你考上你一心想去的学校。
那个女生眼泪掉得更凶。护士还过来问她是不是哪不***。
她说是高兴的,护士一脸莫名其妙。
她男朋友还逗她开心,两手挤她脑袋,说婚前把脑袋里的水都挤出来,结婚后脑子里就没水了。
你不知道我当时多羡慕,也想找个这样的男朋友,不管我做什么都理解我支持我。我又做梦了。】
江小楠:【语言不是很精炼,你就凑活看吧,实在没力气再修改。】
黎筝把那段看了两遍。
江小楠又发来:【我睡了,你慢慢看。晚安。】
黎筝:【我想配两幅图,大概要明天或后天才能画好更博。晚安。】
道了晚安还是一点不困,想着投稿里那对情侣。
然后又想到那个荒唐的梦。
黎筝摸过手机,给小叔发了条信息:【蒋总,还在忙呢?】
蒋城聿秒回:【现在都几点了,你还不睡?】
黎筝给蒋城聿直接打去电话,“我明天休息,你忙不忙?不忙的话陪我去攀岩馆。”
蒋城聿对侄女基本有求必应,他查看了一下明天的日程安排,能挤出半天时间陪她,“下午吧。”
--
次日一早,黎筝起来后给那条投稿配图,画了两幅抽象的情侣画。
忙活完快中午。
黎筝把投稿截屏,打码头像,连并画好的两幅插图一起发了动态。
眨眼的功夫,点赞和留言上百条。
马上要去攀岩,黎筝合上电脑。
还不等她跟小叔联系,蒋城聿的电话打了进来。
蒋城聿暂时去不了攀岩馆,临时有洽谈,三点后才能赶过去。
黎筝理解小叔工作忙,“我自己过去就行。”
蒋城聿不放心,早就安排好:“傅成凛下午要去俱乐部,你先坐他的车过去,我这边忙完就去找你。”
“傅成凛也去?”
“他去那边是跟人约了谈事,不是玩。”
黎筝常去的那家攀岩馆在城郊俱乐部,离她住的地方要两个小时车程。
小叔并不知道她喜欢傅成凛。
黎筝委婉问小叔:“会不会很麻烦他?”
“坐个顺风车能有什么麻烦的,你一点钟过去找他。”
还有一个半钟头,时间还算宽裕,黎筝简单应付了午饭。
十二点五十八分,黎筝出门,从她这边到傅成凛家门口也不过十几秒时间。
‘叩叩’,很轻的两下。
门从里面打开。
黎筝假客气一番:“麻烦了。”
傅成凛看了黎筝一眼,垂眸接着戴手表,“顺路的事。”
黎筝的视线落在傅成凛手上,那双手几近完美,修长,力量感,还有一点***的味道。
去攀岩馆路上,车里一直安静。
傅成凛是不可能没话找话跟黎筝说,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想着投资上的事。
黎筝肆无忌惮打量着傅成凛,他的下颌,他的喉结,都跟那晚梦里的情景重合。
然后她目光落在傅成凛手上。
她最喜欢看他的手。
江小楠之前闲聊时说过,男人最有魅力的瞬间就是虔诚戴上婚戒时。
不知道傅成凛一生的承诺会给谁。
“傅成凛。”黎筝直呼他名字。
傅成凛:“别没大没小。”以前她会称呼他傅总。
他问道:“什么事?”
黎筝暂时没跟他计较‘别没大没小’这五个字,但她记在了小本子上。“听小叔说你钢琴弹得不错。”
傅成凛***没变,始终眯着眼,“凑合。”
黎筝接过话:“有机会听你弹弹。”
傅成凛从不把这种客套话当真。
车里再次静下来。
傅成凛睁开眼,问黎筝:“要不要听歌?”
黎筝瞅着他,话里带笑,“你唱给我听吗?你唱的话我肯定捧场。”
“听原唱。”
就没指望他能唱,黎筝没为难他。
她对司机说了首她想听的歌,又补充道:“单曲循环。”
傅成凛没听过这个歌名,歌曲前奏响起,他还是没丝毫印象。
他跟黎筝不仅有年龄差,连平时听的歌都差了好几个代沟。
黎筝跟着节奏小声哼着,期间突然唱出两句‘我好想你,在起风的夜里。我好想你,在人群的缝隙’。
之后,她又改成哼唱。
傅成凛转脸看她。
黎筝手托腮,正看窗外。
--
半路上,黎筝接到父亲电话,父亲这段时间出差,她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
“忙不忙?”蒋慕钧低沉又温润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今天不上班。在去攀岩馆路上。”
蒋慕钧:“跟你小叔一起?”
黎筝瞥一眼傅成凛,敷衍地嗯了声,“爸爸,你出差哪天回来?马上就到我生日了。”
蒋慕钧翻看日历:“那天肯定会赶回去。说不定还能提前两天。”顿了顿,“你妈妈跟我说,你决定做新闻记者?”
“嗯。”
“怎么突然心血来潮要做新闻记者?”
黎筝纠正:“不是突然,从大一到现在,我想法就没变过。”
蒋慕钧拿下金边眼镜捏捏鼻梁,女儿最近长大不少,有了自己的主意和想法。这次去电视台实习是她自己联系,还搬去了蒋城聿公寓一个人住,早晚饭也是自己解决。
“等回北京我过去陪你两天,到时我们好好聊聊。你把手机给你小叔,我跟他说两句。”
黎筝差点没接住话,“小叔不在这辆车,正忙呢。我在傅总车上。”
蒋慕钧一点都不奇怪女儿会坐傅成凛的车,傅成凛跟蒋城聿两人就爱攀岩,“傅成凛这会儿不忙吧?”
“不忙。”
“那我先挂了,找他说个事儿。”
黎筝切断通话,对傅成凛说:“我爸要找你聊工作上的事。”
话音刚落,傅成凛手机震动。他随着蒋城聿称呼了一声,“大哥。”而后淡笑着问:“什么指示?”
黎筝听不到手机里说什么,她指尖在车窗上无声轻敲,傅成凛喊她爸爸大哥,‘大哥’跟‘岳父’之间实在很难划上等号。

温柔刀免费阅读

到了俱乐部,傅成凛没急着去高尔夫球场,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他先送黎筝去攀岩馆。
中午蒋城聿给他打电话是这么说的:下午有空没?帮我遛几小时娃。
他以为是蒋城聿哪个亲戚家的孩子,没想到是黎筝。
黎筝最近几个月才玩室内攀岩,用蒋城聿的话说,她有被***妄想症,没安全感,不放心馆里的安全员,必须要蒋城聿当她的安全员。
现在蒋城聿没空,这个重担就落他身上。
今天不是周末,馆里的人不多,零星几个。显得空荡。
蒋城聿之前跟馆里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他们早就给傅成凛准备好了保护绳索。
黎筝见傅成凛开始脱手表,疑惑:“你也要攀岩?”他不是约了人谈事?
傅成凛:“陪你玩半小时。”
“当我安全员?”
“嗯。”
傅成凛示意她去做热身运动。
黎筝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谢谢。”
她没走远,就在傅成凛旁边象征性做做热身。傅成凛把手表和手机交给随行人员时,她也跟着过去。
傅成凛看着她,“有事?”
“没什么。”黎筝这么解释:“刚把你当成我小叔了。”
她爱黏着蒋城聿,像个小尾巴,这是傅成凛知道的。
所有准备工作做好,黎筝挑战了一条最高难度的线路攀爬。傅成凛拿过保护绳,一头卡在自己腰间的安全带上,保护绳另一头连着黎筝的安全带。
黎筝拽拽绳子,莫名想到一句话:千里姻缘一线牵。
傅成凛示意她:“可以爬了。”
黎筝以前从来没爬过这个难度级别,第一次攀爬很吃力,也毫无技巧可言。爬到三分之二时,她转脸,“傅叔叔。”
傅成凛不由蹙眉,这声傅叔叔咋听很不习惯。黎筝喊他叔叔时似乎带着情绪。
“不用害怕。我拽着你,掉不下来。”
傅成凛磁性的声音在空旷的攀岩馆里回荡。
黎筝并不担心,只是回头看他一眼,喊他一声。
傅成凛那番话落下后,她明显感觉到他双手的力道通过保护绳传到了她腰间的安全带上,她整个人轻松不少。
终于到了岩顶。
黎筝稍作***,再次转脸往下看,“傅叔叔,好了,可以放我下来。”
傅成凛还是不适应这个称呼,他三十出头的年纪,被这么大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叫叔叔,很不习惯。
黎筝见他没反应,以为是她声音不够大:“傅叔叔?放我下来。”
傅成凛‘嗯’了声,只有他自己听得到,他慢慢松放手里的保护绳。
黎筝缓缓降落,在空中半旋转时她还会蹬一脚岩壁。保护绳松到尾,她落在安全垫上,离傅成凛两三米。
中间休息,工作人员端来茶和果汁,黎筝没要,傅成凛要了杯茶,刚才黎筝攀爬时他用劲拽着她,耗得体力比她多。
黎筝把玩保护绳,绳子另一头还连在傅成凛腰间的安全带上。她往前几步,伸手抓住了傅成凛腰间的安全带,手指扣住安全锁。
从远处看,她就在他怀里,格外亲昵。
傅成凛面色沉静,他不知道黎筝要干什么,没出声也没阻止。他微微仰头,喝了几口茶,余光还在看黎筝。
黎筝忽然莞尔:“今天麻烦你了,耽误你不少时间。”随后一声‘咔哒’,他腰间的安全卡扣开了。
保护绳跟他的安全带脱离。
又是一声‘咔哒’,黎筝那边的保护绳也解开,她转身去了休息区。
刚才她撩人于无形,仿佛就是一场幻觉。
“不爬了?”傅成凛问。
黎筝:“歇歇再爬,手上没劲儿。”她问服务人员要了一杯果汁。
傅成凛解下保护装置,跟黎筝招呼一声:“你在这等蒋城聿,我过去了。”
黎筝还没来得及回应,手机响起,何熠的电话。
这个时候接到何熠电话,不是去台里加班就是要跑现场。
电话接通。
何熠的声音传来:“在家吧?刚才接到一个当事人电话,约了六点钟见面,你跟我一块过去。你把住址说给我,我现在去接你。”
“我不在家,跟一个长辈在外面。”说着,黎筝看向傅成凛。果不其然,傅成凛意味深长的眼神正好投过来。
黎筝假装看不懂傅成凛那个眼神,她若无其事跟何熠接着讲电话:“老师你把见面地址发我,我自己过去。”
“好。”
“对了,是哪个方面的采访?”临挂电话前,黎筝又多问了句,打算在路上做做功课。
“劳动仲裁,当事人是GR资本前员工,离职后签了竞业限制合同,这个员工违反了合同,GR资本知道后把他告了,仲裁结果是这人要赔偿275万给GR。”
安静几秒。
“要赔这么多?”
“嗯。当事人不满仲裁结果,说是GR资本一手遮天,故意整他。具体情况要等见面聊了才知道。”
黎筝再次看向傅成凛,他就是GR资本的老板。
何熠又想起来,“当事人现在供职公司是南峯集团。你路上要是有空把南峯集团跟GR资本做个了解,到时我们可能还要去这两家公司采访,也不能光听当事人一面之词。”
南峯集团的少东家靳峯这会儿还搁热搜上挂着,全网都在热议他跟向舒还有傅成凛之间的三角恋。
现在又牵扯到这个官司。
黎筝收起手机,拿上果汁去追傅成凛。刚才她喊他叔叔,称呼他为长辈,看得出他不是很乐意,甚至是排斥。
“傅叔叔。”她要多喊几次。
傅成凛快到门口,转身,“怎么了?”
“麻烦你让司机送我去最近的地铁站,我得赶回市区。”黎筝快步追上。
傅成凛一下午都在俱乐部,“让司机送你回去,我暂时不用车。”
两人并肩走去停车场,傅成凛要去车里拿份文件。
黎筝略微歪头,“傅叔叔,你......”
话说一半被傅成凛打断:“叫我名字吧。”再傅叔叔的喊下去,他感觉自己快五十岁。
黎筝得了便宜还卖乖:“直接叫名字不好吧?”
傅成凛侧目,她这是典型的锱铢必较。之前他说她没大没小,现在他要自己拆自己的台。“没什么,一个称呼而已。”
终于可以喊他傅成凛,目的达到√
--
黎筝提前半小时到了约定的那家咖啡馆,卡座上只有何熠,当事人还没到。何熠嘴里咬着一根烟,没点着,盯着桌面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黎筝不自觉放轻脚步,快到那张桌子前时,何熠正好抬头,他拿下嘴里的烟,笑笑:“这么快。”
“今天运气不错,路上不是太堵。”黎筝先在对面入座。
何熠说起当事人:“被堵路上了,估计还要有一阵。”
他刚要喊服务员过来给黎筝点咖啡,黎筝出声阻止:“不用了。”她看着何熠,“老师,今天这个采访我可能没法参与。”
何熠不明所以,示意她往下说。
黎筝在来的路上才想到她这个情况大概率要回避,“当事人跟GR现在的矛盾挺尖锐,毕竟涉及到了将近三百万的赔偿,后续可能还要走司法程序。”
何熠点头,就是因为情况复杂,这个新闻能做出深度,他才想黎筝参与进来。
黎筝如实道:“我小叔持有GR资本的股份,具体多少我没关注,不过肯定不是小股东。而且GR的老板...”她天天想拐床上去。“我也见过。”
不管怎样,她跟GR有了间接利益关系,就算她在报道时能做到公正,可旁人未必会这么想。
要是哪天别人知道了她跟GR的千丝万缕,说不定就要从中做文章。
到时还会连累何熠。
何熠显然没想到黎筝跟GR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他感谢黎筝的坦诚,更加欣赏她的职业素养了。
“本来还想让你多些见识,那下次的吧。”
略有思考。
“等明天到台里,我让其他记者先带你两天。”
就这么定下来。
黎筝先行离开咖啡馆。
--
难得休一天,结果泡汤一半。
从咖啡馆出来,黎筝顺道在附近逛街,马上就到二十二岁生日,打算买个礼物犒劳自己。
一个多小时转下来,没看到心仪的东西。
蒋城聿打来电话,问她在哪。
黎筝说了路标,“你忙完了?”
“嗯。你到路边等着,我十分钟到。”
蒋城聿很少失约黎筝,今天下午情况特殊,实在抽不开身陪她攀岩,后来她中途有事离开,他就没去攀岩馆。
不管什么原因,他爽约在先,于是过来看看她。
没到十分钟,汽车在路边停靠。
黎筝快步过来,坐到后排。
“小叔。”
“嗯。”
车里冷气足,蒋城聿把西装递给她盖一下,他瞅着她上下打量一番,“是瘦了不少。”
黎筝无语,“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她把西装反穿,挡住胳膊。
蒋城聿今天先后接到大哥大嫂电话,说黎筝累,再加上不好好吃饭,肉眼可见的瘦了。
大嫂让他想法子,让黎筝多吃点。
黎筝从小就不正经吃饭,挑食严重。现在长大爱美了,明明已经很瘦却天天喊着减肥,荤腥不吃,早饭就啃点面包。
大嫂担心长期下去不利于身体健康,还会厌食。
他之前要请做饭的阿姨,黎筝不让,还振振有词,让他别白花钱,做了她也不吃,浪费。
黎筝看看外面,是回公寓那条路,“小叔,你晚饭没吃吧?”
“没。”
“那你在外面吃吧,家里一口吃的也没有。”
“用不着,去傅成凛家吃。”
顿了下。
蒋城聿让她有个心理准备:“我过去跟他说一声,以后你到他那边吃。你不是不爱吃饭吗,让他看着你吃。”
还有这样的好事?
黎筝掩饰好内心的雀跃。她面色如常,以退为进:“小叔,你就省省吧。谁都看不住我。”
蒋城聿不知道黎筝的内心活动,“我对你再严你也不怕了,傅成凛要是板起脸瞅你一眼,你不敢不吃,一粒米你都不敢剩。不信你试试。”
黎筝转过身,不爱搭理蒋城聿。
蒋城聿看不见的是,她嘴角快要翘上天。

黎筝傅成凛

小说资源温柔刀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罗丹小说推荐

罗丹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