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颜如玉她罢工了无删减下载分享全章节 曲嫣然谢一笑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9-13 18:45:01
  • 颜如玉她罢工了合集版免费阅读-颜如玉她罢工了(曲嫣然谢一笑)

颜如玉她罢工了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曲嫣然谢一笑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颜如玉她罢工了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曲嫣然谢一笑的精彩故事:曲嫣然有才有貌,堪称天下书生心中完美的颜如玉化身,但有一天,她罢工了,她行,凭什么不能自己上?...

曲嫣然谢一笑小说颜如玉她罢工了公开章节试读:

大景安平九年,夏。
日头正烈,京城里的朱雀大街却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副盛世太平的繁华光景,茶花巷口的那株百年山茶树,也不辜负这好光景,长得更是枝繁叶茂,惹人喜爱。
在夏日烈阳的照耀下,山茶树不显一丝一毫萎靡之色,树枝上深绿色宛如上好碧翡的叶子迎风招展,光彩熠熠,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山茶树滚上了一层清新的水汽,茂盛的生气蓬勃洋溢。
炎炎夏日里难得的清风自山茶树间穿拂而过,勃勃生机便自然而然的随风升腾而起。
新鲜的绿色总是让人们倍感愉悦。
打朱雀大街经过的,行色匆匆的路人们偶然瞥见,不知不觉之间,身上疲惫的风尘都好像被这新绿洗去了几分。
茶花巷尽头,坐落着在京城颇有几分名气的两户人家,这两户人家一户姓谢,一户姓曲,谢家为官,曲家却从商,谢家安静,曲家就闹腾,倒也相映成趣,很有些意思。
但今日,这向来安静至极的倒数第二户人家——谢家,却是一反常态。谢家的围墙内时不时就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十分吵闹,引得熟悉的邻居经过时频频顿足,伸长了脖子,好奇不已。谢家大夫人指挥着下人忙忙碌碌,收拾了这边又收拾那边,手里的帕子时不时擦一擦额角滴落的汗珠,妆花了也不在乎,明明忙得疲累不已,可她的眼角眉梢却满是喜意。
谢家大老爷今日休沐,但却没有如同往日一般,躲在书房里欣赏他的小宝贝们
——是的,别嫌弃,谢家大老爷天生一股痴性,但他一不嗜赌,二不养小妾,这股子痴性全用在书画上,对谢大老爷而言,书房里收藏的那些字画,就是他心爱的“小宝贝们”,更夸张的是,每一幅字画他还给起了亲近的昵称。
谢家大夫人和隔壁家的曲家夫人聚会时,就常常对曲夫人含笑自嘲道,自家大老爷的书房里,养着一群大老爷心尖尖上的小妖精,偏偏她还打不得,骂不得,谢大老爷伺候那群小妖精们,比伺候祖宗都要精心,真是让她这个做正室夫人的哟,糟心的不得了!
难得的是,谢家大老爷今日竟然丢下了他的小仇(《仇墨山河图》),静静(《清静庙听禅图》)等等“心肝小宝贝”们,在正堂前毫无意义的踱着步,如此浪费时间,却不是用在书画上,对于谢大老爷来说,还当真是件稀奇事。
只见谢大老爷踱步来踱步去,神色急切,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好了,好了,”谢家老夫人看着在正堂前晃来晃去的儿子,连声叹气,无奈道,“鸿儿啊,你就不能安安稳稳的坐着吗?一个时辰前我见你在这里,一个时辰后,你还在这里,你娘我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一个时辰就见你在这儿晃来晃去,晃得我眼晕。”
“怎么?今天不去看你的‘心肝宝贝儿’了,飞儿常年在外游荡,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老朽之人,就懒得和他计较那么多了。但你说说你,平日里除了清晨你来请安,你娘我想见见自己儿子都得三催四请,十次还有八次见不着人,今天见你,见着就烦心!”谢老夫人又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明知故问道,“诶诶,鸿儿你说说,生你和飞儿这两个儿子,究竟有什么用?”“今日能这么长时间见到你,还是托了我大孙子的福,看来比起自家老娘和你的‘小心肝’,还是你的亲儿子最重要!”
旁边忙忙碌碌的谢家大夫人听完老夫人这一番又埋怨又调侃的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可是受够了谢大老爷养在书房里的“小妖精”们的气,老夫人这番话,当真是说出了她的心声!
果然只有老夫人治得住你!谢大夫人得意的眼风瞟过神情期期艾艾的谢大老爷,嗓子里满含笑意,连忙帮腔道,“是啊,夫君,妾身从来不是爱妒忌的人,只是娘说的也有道理,夫君你也是有家室有公务的人,这样沉迷书画,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完,她话锋一转,戏谑道,“眼看着一笑也要回来了,夫君您一个做父亲,虽然身上没什么钱,但好歹也要做做面子吧!”
说到这里,谢大夫人眼珠子一转,谢大老爷心里就有一阵不好的预感冒了出来。
“有了,”谢大夫人一拊掌,她分明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保养的再好也不复年轻的面容上,此时却显出了几分独属于少女的慧黠,她笑道,“不如夫君就把您书房里的字画挑一下,送几幅给一笑吧,恰好,一笑随了夫君您,也喜欢那些风雅之物。”
“更何况,想必娘亲您也是这么想的吧!正好一笑的小书房也缺几件书画摆设,而夫君那里的书画却多的要用箱子装,要不,就趁这时候,娘亲和夫君一起去挑一挑,也好让娘亲您老人家掌掌眼。”谢大夫人毫不心虚的说完上面那番足以让谢大老爷血管炸裂的话,最后还不忘寻求谢老夫人的支持。
“你——”果不其然,听自家夫人话里话外都在打自己的“心肝宝贝”的主意,谢大老爷心头一紧,喉头一哽,抚着胸口,气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书房里的字画可都是他省吃俭用,花光自己所有的月银捡漏捡来的,每一幅都是他的心肝,都是他在捡漏界的辉煌历史,这叫他怎么可能舍得下?
夫人说得轻松,还几幅,送一幅出去,都能要了他的老命!
谢大老爷眼一瞪,一撸袖子,就想和自家这位谢大夫人,好好辩一辩道理,来振一振自己这夫纲。
这时候,他耳边却传来一道清朗悦耳的少年声音。
——“是吗?”正堂里的谢家人只听得那少年先是半信半疑反问了两个字,随后当机立断,轻笑一声,柔声道,“爹您老人家当真要把您的宝贝们送给我,看来师父说的不错,比起您那些宝贝儿,一笑我,才是您老人家的亲儿子。”
听得出来人的年纪正少,但声音里却没有一点少年郎变声期时期标配的噩梦公鸭嗓。
这道声音音色泠然,宛如山间敲石的清澈泉水,含着数不尽的写意风流,偏偏又犹如美玉相击,藏着看不清的雅致矜贵。
而他话音话意中,与谢家老夫人和谢家大夫人一脉相承的促狭笑意,和几分继承自谢家大老爷骨子里的几分痴性,已经自动表明了来人的身份。
除却谢家大公子——谢一笑,京城里鼎鼎大名的解元郎,大景朝中数得上名号的少年才子,还有谁家儿郎,能有这份优雅气度。
“一笑——”果不其然,听得这道声音,谢大夫人撤了自己突然生起的玩心,把脸上的表情重新掰成慈爱温柔的慈母模样,谢大老爷更是赶紧放下了自己撸起的袖子,整整自己扯出皱痕的衣服,竖立起作为父亲的威严形象。
两人先是异口同声惊喜的喊出了谢一笑的名字,随后又互相嫌弃的对了一眼,心中暗呸一声“装模作样”,就连谢一笑走进正堂的短短几步时间也不愿意等,三步并作两步,就想要饶过影壁去迎接谢一笑。
“站住!”突然,背后响起谢老夫人这充满威严的两个字,谢大老爷和谢大夫人神情一僵,动作一滞,这才如梦初醒,记起自己方才的行为,究竟有多丢脸!
两夫妻老脸一红,不等谢老夫人继续发话,就乖乖在谢老夫人下方的位置,抑制住自己澎湃起伏的心潮,相对而坐,肃起神情,等着自家儿子来拜见。
——要说这谢家里啊,谢家大夫人是个泼辣的急性子,谢家大老爷是个痴性的文人,但逢大事,还是谢家老夫人人老成精,稳得住。
即使是在等待自己最心疼的大孙子,比起好像椅子上生了刺一样坐不住的谢大老爷和谢大夫人,谢老夫人的仪态不知胜了几筹。
只见谢老夫人依旧是正襟危坐,神态庄严,端端正正稳在主位上,时而端起茶盏,轻啜一口,气不喘,手不抖,姿态淡定从容。
如果忽略掉她手中茶盏里已经凉透了的茶水的话,倒还真是一派从容不迫的名门大家风范。
神态焦急却努力摆出严父慈母架势的爹爹和娘亲,看似仪态端庄却因心急如焚而思维呆滞的祖母——谢一笑游学归来,见到的第一幕,就是这滑稽却令他心中温暖的家中场景。
看着手忙脚乱的亲人们,一向自控的他此时却控制不住面上的神色,不禁微微弯起唇角,莞尔一笑。
清雅矜贵的气质,却掩不住公子年少,从骨子里透出的写意风流,气度高华,也盖不了他此刻的意气风发。
谢一笑的笑容,比窗外盛夏的阳光更璀璨夺目。

颜如玉她罢工了全文阅读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曲家的好问阁中,周老夫子抚着自己长长的胡须,摇头晃脑,满怀深情的念起了元稹的悼亡诗《遣悲怀》,念到动情处,声音居然还有些哽咽。“‘声声丽曲敲寒玉,句句妍辞缀色丝’,元公诗才高美,他诗句中展露出的对其妻韦丛的款款深情,当真是刻骨铭心,即使是今天的我们,隔着漫长的时间,读起来,也不得不为元公对妻子的真挚情感而动容。”
周老夫子说着说着,不禁想到了自家亡妻,悲从心来,也顾不得什么风度礼仪,举着袖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家,哭成这样,也是怪可怜的!
只可惜周老夫子他这一片深情,显然只感动了他自己,他的学生们,无一不是铁石心肠之辈。
夫子专用的案桌下,正正相对,摆放着三张红木书桌,两旁摆放的两张书桌上,早在周老夫子讲起课时,书桌的主人就早已经睡得香甜。
小小少年,眉目精致,面容上还带着未脱去的稚气天真,时不时就砸吧砸吧嘴巴,好像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嘴角溢出的一长串口水,就是明晃晃的铁证。
中间那张书桌,端坐着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左右的小女郎。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十二三岁,恰是女儿家的青春豆蔻年华。
这小女郎的容色瑰丽华美,巴掌大的雪色小脸上,嵌着一双秋水明眸,都道是明眸善睐,她的眸光潋滟,宛如一泓粼粼清泉,直透人心,即使尚未完全长开,却已经可以想见她日后的风采——定然是这世间罕见的绝色。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小女郎的面容苍白,犹带着几分病容,她的眉头轻轻蹙起,如画眉目之间,常含着的几分忧郁,即使是素不相识的人见了,也无法生出任何恶意,只会为之心疼不已。比起在两旁书桌上睡得东倒西歪的小少年,她的坐姿端庄优雅,自然却不失少女矜持之美,她的脊背更是挺得笔直笔直,宛如青松翠竹,修长而有韧性。
那一身丝毫不逊色于大景朝那些出色儿郎的大气高华气度,正正好压下了这小女郎因着苍白病容带来的忧郁柔弱之色,令人一见倾心,却不敢生出点滴亵渎轻视之意。
这小女郎不是他人,正是这曲家夫妇的掌上明珠——曲嫣然。
而在曲嫣然两旁书桌上酣眠的两名小少年,也不是什么外人,一个是谢家的小儿子——谢一闻,另一个是曲家的小儿子——曲悠然。
曲家夫人长在江南,是典型的江南深闺女子,说得一口婉转妩媚的吴侬软语,性情柔弱贤淑,在娘家时,她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足了深闺千金小姐的仪态。
如今的大景朝民风开放,男女大防并不严格,更不崇尚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话,风景旖旎秀丽的江南,却是极少数与这开放民风负隅顽抗的地区。
在女郎亦可有美名才名传出的大景朝,才貌兼备、德行如一的女郎向来被人崇尚追捧。
无论是庶民百姓,还是高门大户,更无论门第高低,大景朝人皆以能引得一家有女百家求的盛事为豪,但对于自家女儿曲嫣然,生于江南长于江南的曲家夫人,却还是依着她以前的标准要求——笑不露齿,行不动裙,这是最基本的底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是曲嫣然被自家娘亲的汪汪泪眼,盯出来的最终结果。
纵然曲嫣然有满腹才华,又容光绝代,如此养在深闺,自然是无人识得的,京城中籍籍无名一份子。
属于曲嫣然的那张红木书桌上,浅蓝色封面的古旧线装书籍摆放得整整齐齐,笔墨纸砚,各安其位,古老而雅致,隐隐有清香浮现其间。
曲嫣然手中执着一卷《元公传》,神色淡定自若,仿佛刚才压根儿没有听到看到周老夫子失态的表现一般,脸上丝毫没有动容之色,显然对于周老夫子过于丰沛的感情,她已然是习以为常了。她听课的姿态优雅而从容,一派大家风范,神色淡然。
但曲嫣然这举手投足的从容风范显然不是能捧哏的角色,自然也称不了周老夫子的心意。
果然,周老夫子见唯一一位认真听课的学生不捧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眼眶里的眼泪说收就收。
只是他碍于曲嫣然认真的姿态表现,又实在挑不出她任何错处,只能放下擦眼泪的衣袖,去找另外两个学生的麻烦。
“啪——”的一声巨响,周老夫子的戒尺打在红木书桌上,惊起了两个好梦正酣的小少年,只见他俩忽的一下跳起来,一蹦三尺高,嘴里吓得直嚷嚷:“打雷了!打雷了!阿姐赶紧回屋躲起来!”——呦,到这危机时刻还没忘记自家阿姐,倒真是姐弟情深的典范!
周老夫子黑着脸,哼了一声,冷冷道:“打没打雷老夫不管,你们阿姐躲不躲起来老夫也不管,老夫只管赏给你们两个一顿竹笋炒肉!!”
说着,周老夫子举起手中的戒尺,正要打下去,这时候谢一闻和曲悠然才从美梦中清醒过来,连忙缩着身子,就要往书桌下面躲。
“还敢躲?”周老夫子挥舞着戒尺打了几下,却比不过谢一闻两人灵活的身手,几下都只敲到了书桌。
周老夫子脸色更黑了,又不愿放弃,失了为师的尊严。
但他到底是年纪大了,体力弱,一连十几下,都没有打到两只地鼠?
不一会儿,他就只能无力地搁下戒尺,扶着桌子气喘吁吁。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周老夫子大喘了一口气,叉着腰冷笑道,“尊师重道,尊师重道,你们两个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夫子?”
谢一闻性子调皮,平日里和周老夫子开惯了玩笑,率先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反驳道,“小杖则受,大杖则走,夫子您的戒尺,可不是我们俩这小身板挨得住的,再说了,我视师如父,师视徒为子,我们俩被打坏了,最后心疼的还不是您!”
“说实话,你们两个劣徒,夫子我还真不心疼!”周老夫子的气终于顺了不少,慢悠悠道。
谢一闻见没有预想中的效果,,便向曲悠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也说上两句。
曲悠然和谢一闻玩惯了,两人自有一份默契在,他当即心领神会。
“对呀!君子动口不动手,夫子您是君子中的君子,修养素来为人称赞,何必因为我们两个不肖学生,破了您多年修身守住的君子德行呢?况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夫子您为我们心疼,您动手累了,我们作为学生,不也为您心疼吗?”曲悠然巧言辩解,附和着谢一闻。
这一番强词夺理自辩的话偏偏被谢一闻和曲悠然说得文雅又婉转,话中又不着痕迹的捧了捧周老夫子,果然,曲悠然话音一落,周老夫子的面色好上了不少。
“算你们俩还有几分辩才,”他冷哼一声,“行了,行了,起来吧,你们两个就算说出朵花来,也对我没用,改不了你们犯错的事实。”
谁说没用?没用我们两个还能起来?谢一闻和曲悠然直起身来,挤眉弄眼,心中暗暗腹诽。
“我也懒得再罚你们俩抄书了,只要你们能答出我‘元公此人,情深在何处?’这一问,夫子我便做主,免了你们两个今日的课业。”
“元公?元公?该死,夫子说的元公是哪个来着……”没听课就是没听课,强自辩解的话语像薄纸一样一戳就破。
这时候,平日里伶牙俐齿的谢一闻和曲悠然,舌头好像打了结,期期艾艾,抓耳搔腮,也说不出个结果来。
周老夫子盯着他们两个,这次显然不愿意因为两句好话,就轻易放过他们。
半晌,还是想不出个结果,又不愿意拖累阿姐,曾经求助阿姐的后果就是阿姐和他们一起受罚,阿姐本就有病在身,他们不心疼阿姐谁心疼!
平日里傲气满满的两个人这时候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尾巴更是落了下去,那有方才自辩的狡黠灵气。
“元公之诗,或有情深之处,元公此人,薄情至极!”最后还是曲嫣然这个做阿姐的心疼弟弟,看不过眼,不忍心两个弟弟继续尴尬下去,难以袖手旁观,微笑着出口为他们解了围。
她的声音宛如琼珠落玉盘,声声清脆,其间暗藏的那一线抹不去的独属于少女的娇俏妩媚,更是引人探究。
她的语声不紧不慢,天生一股自信从容风范,娓娓道来的话,仿佛便是无可置疑的真理。
“哦?”听到曲嫣然的定论,周老夫子果然不再对谢一闻和曲悠然穷追猛打,饶有兴致的盯着曲嫣然,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新奇有趣的了解。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颜如玉她罢工了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罗丹小说推荐

罗丹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