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傲娇寻星河大结局阅读全集在线 连洲顾之意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8-24 09:12:59
  • 傲娇寻星河合集版免费阅读-傲娇寻星河(连洲顾之意)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傲娇寻星河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连洲顾之意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傲娇寻星河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连洲顾之意的精彩故事:因为顾之意爬楼梯不方便,连元革让阿姨收拾了一楼的卧房给她。连元革和连念安都住二楼,顾之意倒也自在,她奔波了一天,快累瘫了,腿上还隐隐作痛。她和爸妈打了个电话,特...

连洲顾之意小说傲娇寻星河公开章节试读:

因为顾之意爬楼梯不方便,连元革让阿姨收拾了一楼的卧房给她。
连元革和连念安都住二楼,顾之意倒也自在,她奔波了一天,快累瘫了,腿上还隐隐作痛。
她和爸妈打了个电话,特意和老苟提了,廖叔惦记着熏肉和稔子酒,要是村里能买得到,给他寄一些上来。
老苟应下了,能找得到,只是酒不好寄,等八月十五她回来了再一起带上去。
洗漱干净,她才躺***,连念安来敲她的房间门。
“之意,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天选选修课。”
顾之意:“是啊。”
“还真是啊,连洲说今晚回宿舍选课,不回来了,选个课能要多久。”
顾之意默了默,“他可能……还想跟同学换吧,就剩最后一门可以选了,他说要和我换,我没有换。”
是不需要多久,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回来见到她吧。
连念安皱眉,“这小子怎么等到没的选了才着急,他想跟你换什么课?”
“剩最后一门,叫动物生产学,他想让我把高技术武器概述换给他。”
连念安笑了,“你们学校开的什么课程,还动物生产学,连洲对动物毛发过敏,他肯定不会选这门课。”
顾之意眼睫一颤,“真的?”
“对啊,他皮肤容易过敏,家里都没有养过动物,他怎么可能去上这种课程,他是个军事迷,就喜欢坦克飞船那些东西。”
顾之意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多了。
“姐姐,你马上拨电话给他,我退出来给他选。”
连念安想了想,“不打了,他们睡觉了,刚才我打,听见有人打呼,跟电钻似的嘎嘎嘎响,真是难为他,睡得着才怪。”
顾之意:“……真的那么厉害?”
“嗯,你给他发微信。”
顾之意微顿,翻身下床,“我写学号和密码出来,你发给他吧,我没有他的微信。”
她从背包翻找出笔和小本子。
“你们不是同学吗,你加他呗。”
她撕下那张纸,递给连念安,“算了,还是你先发给他吧。”
连念安接过去,端着一副半笑不笑的模样,“你怕他啊?”
顾之意:“……我不怕他。”
“就是啦,你越怕他他越嚣张,明天阿姨煮早餐,你顺便给他送过去,他要嚣张你就不要给他吃,分给你们班同学吃掉。”
“……”
顾之意一时失语,敢情住这里还要给大少爷送早餐啊,虽说是顺道的事情,可她才和他结下了新梁子……
才骂他是猪,又给他端猪食。
有点拉不下脸。
连念安走了,留下顾之意独自伤神,也不确定是否成功把选修课换给他了,整个学校不会只有他一个人今晚选课,万一一退她的就有人抢先选去了,那岂不是白费劲。
她在班群里找连洲的名字,找到了,头像是一架……战斗机?她不太确定,对于军事器械,她就是个文盲,加眼盲。
军事迷。
对动物毛发过敏。
真娇气。
犹豫片刻,她点了添加朋友申请。
点了之后她就关灯睡觉了。
几分钟后,她又摸起手机,一看,没通过,这才死心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来,再一看,还是没通过。
真行!
早上她起得早,还有空闲进厨房帮阿姨的忙。
虾仁什蔬粥,虾饺和水晶包,还有牛奶和火龙果,挺合她胃口。
吃过早餐,阿姨拿保温盒装好早餐,她出发去学校了。
进了学校,在路上碰到了祁成,坐在湖边的石凳上,顾之意放慢速度,祁成在这,说不准连洲也在附近。
只见祁成把塑料袋放大腿上,手里掰着包子里的陷,丢到塑料袋里。
顾之意在他面前停下了,“早上好。”
祁成看见是她,笑,“小电驴,早。”
“……你在干嘛?”
“我把包子里的肉弄掉,我不吃肉。”
顾之意怔了怔,“那你为什么买肉包?”
祁成笑得很迷,“食堂阿姨本来可以退休了,她老公拿钱买股票,被套牢,阿姨只能咬紧牙关,又继续给我卖包子,我要素包子,她给我肉包子,食堂老板亏本,我于心不忍。”
顾之意一头雾水,搞不明白阿姨家里的事情和他买到肉包子有什么关联。
“你认识她?”
“不认识,她在烟火里,我走得太快,食堂已经在两公里之外了。”
顾之意有些理解肖晴的“奇葩”说了,祁成这个跳跃思维,她有些跟不上。
她试探着问:“要不要借电车给你回食堂?”
祁成摇头,“不用,没必要为了进肚子里的东西,费时费力。”
顾之意莫名觉得有些心酸,“可是你不吃肉,会不会饿得很快?”
“你错了,世上有很多东西可以果腹,肉只是金字塔的底端,而且是沾着泥巴的底端。”
“……”
行了,狗同牛讲。
她挥别祁成,骑着电车回到宿舍楼下,停好电车,瞧着四下无人,才掏出手机给连洲打电话。
响了几声,被他摁掉了。
她默了一会儿,又继续打。
这一次他接了,嗓音像被压扁了一般,暗哑沉闷,带着压制的火气,“谁?”
顾之意听出来了,一种被人打扰,睡眼惺忪想要掀被打人的不爽。
她捏了捏电车钥匙,气沉丹田,“我。”
……安静如鸡。
数秒后,他飙了一句脏话,挂掉了。
顾之意服气了,她从来没见过谱这么大的人,给他送个早餐还要挨骂。
爱吃不吃!
就算他是大少爷,她可不是他家小丫鬟。
看着那一个饭盒,又不好交差,默了半晌,她还是给连念安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如实“告了一状”。
517宿舍大门紧闭,董义轩又被吵醒了。
晚上被电钻呼噜疯狂□□,早上被陆良皓吵醒一次,被祁成吵醒一次。
这是第三次了,被连洲的脏话吵醒的。
他特别绝望,好不容易今天上午一二节没课,能补个懒觉,特么的就没一个是省心的。
他挣扎着起身,幽幽一叹,“等我有钱了,我就买三个哑巴室友,我嘴巴闷出蛋来都比跟着你们住好!”
连洲的手机又响了。
“没课我起什么床……她不吭声我哪知道是不是鬼。”
“气哭了?”他哼哼几声,床轻微抖动,“我骂她,她录音了吗?”
他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丢。
董义轩问:“你把谁气哭了?”
不能是追他的女生。
连洲面对追他的女生,一向是不搭理,不至于把人骂哭。
连洲揉搓一把脸,“送饭的。”
董义轩咋舌,“送饭的……那胖子大叔?”
军训的时候,一个胖子司机偶尔会给连洲送饭,要是能把那胖子弄哭,这笑话够董义轩笑一个学期了。
“女的。”连洲下了床,套上T恤短裤,带着未散的火气,“***!”
“你家这***也太娇气了,送个饭都能气哭,你下去拿饭岂不是还得安慰她一下?”
连洲默了默,扯嘴一嗤,“我安慰她?我也买个能把话说清楚的***。”
九点多,宿舍楼下人并不多,他前后左右望了一圈,哪里有顾之意的半个影子。
他淡抿着唇,打开手机拨打刚才那个号码。
“你在哪里?”
她说:“女生宿舍。”
连洲转了个身,往女生宿舍的方向吁了一口气,“我在男生宿舍楼下了。”
不但气哭,还气跑了。
顾之意没好气道:“你过女生宿舍来拿吧,我才刚到学校,不知道男生宿舍在哪里。”
两边都沉默了。
半晌,他说:“女生宿舍比食堂还远。”
顾之意听出来了这话里的意思,要他过来拿,着实委屈他了,她要不送到他嘴边,他得掂量一下吃不吃这一份早餐。
她赶紧顺坡下驴,“哦,那你去食堂吃吧,我拿回去给我宿舍的人吃。”
他不出声。
顾之意补了一句,“是姐姐说的。”
连洲深吸一口气,当然是姐姐说的,姐姐说的可多了。
人家一听说你动物毛发过敏,二话不说就把选修课换给你,一大早给你送早餐,竟然挂她电话,还骂脏话!你有一点教养吗,你有一点风度吗!
“是什么东西?”
“粥,虾饺和水晶包。”
连洲提起嘴角,轻嗤,“这么腻。”
“……又不是我做的,吃还是不吃,给个准话。”
她的声音清脆轻柔,听起来好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就算跟人生着气,逗一逗就能很快消气。
这一次他倒痛快,“吃,我加你微信,发定位给你。”
顾之意答应了,她为这一个保温盒耗了半个多小时,不想再耽误时间。
定位发过来了,其实也不远,电动车两分钟就能到。
快到了,远远看见一个高大背影,再近一些,前面还站着一个女生,正一脸羞怯对着他。
女孩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白净净的,脸蛋也算清秀。
如果是大一新生,都晒了快二十天了,还能这么白,顾之意打心眼里羡慕。
她慢慢刹住车,停在一米开外,和那女孩正好是背对背。
女孩的说话声堪比蚊子叫,顾之意竖起耳朵也听不见个一言两语,她脚下动了起来,悄无声息把车又往后挪了半米,扭个半身使劲往后瞄。
小清秀手掌心摊开,是一个小巧的浅粉色的信封。
连洲掏着兜,岿然不动,“不好意思,没有手。”
小清秀的脸霎时涨得通红,垂下脑袋盯着脚尖,拿信封的手来回搓着大腿。
顾之意有一种感同身受的难堪。
没有手这种智障的话也说得出来?
小学生都不会这么拒绝人!
“没关系,那我……先走了。”
“嗯,慢走。”
顾之意心中一乐。
好文明,好客气的表白和被表白。
小清秀回过头,猛一看见她,如受惊的小鹿,眸光一闪,脚下步子加快了。
连洲走过来,看见保温盒放在袋子里,挂在电动车钩子那。
她两脚撑着地,两手在车把手上轻轻点动,带着一种闲看热闹的悠然自得,也没有主动把袋子拿给他的意思。
哪里有一点被气哭过的样子。
连洲:“给我。”
顾之意偏个脑袋对着他,“你怎么拿?”
“……”
她的小梨涡挂在唇边,压着快要溢出黑眸的笑,“你怎么拿,你又没有手。”
连洲一个倾身,她仿佛遇到鬼一半,快速收缩双臂,两手护肚,脸色都变了。
他拿起袋子,眼睫低垂看着她,语气嘲弄:“这是我的脚。”
顾之意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半晌,唇角一牵,“有病!”

傲娇寻星河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顾之意登录教务系统,发现她的选修课并没有变化。
大少爷果然很牛掰。
既然他没有接受好意,她也就不再纠结这个事情了。
课间,董义轩找她,问她要不要买床垫,因为十张以上厂家才会派车,不然要自己去拉,现在正好有十笔订单,过两天厂家一起发货过来。
顾之意本来还不需要那么快,但既然他这么说,一起下单倒也无妨,还可以散散味儿,中午偶尔不回去,也可以在宿舍休息。
她和董义轩谈好了,这笔单还是要记在黄宜连的名下,董义轩是直接和厂家拿的代理,利润还可以,五百八的床垫,他能给黄宜连五十块钱提成。
董义轩才要走,她忍不住叫住他,低声问:“祁成他都不吃肉吗?”
董义轩:“他不吃,你问这干嘛,对,你是生活委员,是应该关心一下我们的生活起居。”
“……我是劳动委员,早上看见他把肉包的肉掰掉,光吃皮,看着有点可怜。”
董义轩一个哼哼,“可怜个屁,可怜的是我们,整天鸟言鸟语,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上回我们宿舍一起出去吃火锅,我们吃的都是荤腥脏臭,上一个肉他来一句鸟语,全世界就他一个鸟语花香,鸳鸯锅,得留一边给他,下次我再跟他一起出去吃饭我***不是人!”
顾之意皱眉,“不吃肉他不饿么?”
“他喝功能饮料啊,红牛,还插管喝,你敢看?”
“……”
董义轩很是愤慨:“一个鸟人,一个电钻,一个大少爷,我拼命赚钱就是想出去住。”
顾之意唇角轻颤,“你真是不容易。”
“刚进宿舍的时候,我还以为大少爷最难伺候,现在***,连洲要回家我还死抱他大腿,哭着让他留下来。”
肖晴回来,看见她嘴边压抑不住的笑。
“你偷着乐什么?”
她抿了抿嘴,“没什么。”
一个画面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连洲冷着一张脸要回家住,董义轩伏跪地上,死抱着他的腿,嚎哭:
“连洲,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都挺惨的,可她就是很想笑。
中午放学,路边有一大排社团在招新,肖晴挽着顾之意,这一家看看,那一家瞧瞧,都很新奇。
半道上碰到了祁成,手里拿着“柳笛”文学社的简章折页,文学社的学姐在给他介绍社里平时的一些活动。
“我有三本诗集。”
“你自己写的吗?”
“对。”
学姐“哇”了一声,“那你有发表过吗?”
他淡然道:“没有,我写诗的目的不是给别人看的,发表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没有一点意义。”
学姐:“……呃,可以到我们社团活动上交流一下呀。”
祁成点头,“这个可以,但是你说要交社费,我觉得不合理。”
学姐试图解释:“同学,社团是公益的,我们交二十块社费是平时举办活动时的支出,比如交流会会买一些水果点心……”
肖晴凑近顾之意的耳朵,“学姐还有耐心和他解释,等着吧,招他***,学姐肯定要后悔。”
祁成转头看见了她们,笑问:“顾之意,你们也要参加文学社吗?”
肖晴马上否认:“我不参加。”
顾之意:“我……考虑一下。”
学姐也给她拿了一份简章折页,热情邀请她们加入柳笛文学社。
祁成一脸高洁,“顾之意,你可以参加,你眼里有诗意。”
肖晴差点没笑场,赶紧把顾之意拉走。
“你可别跟着他参加什么文学社,他能给你讲一天一夜的诗集,你受得了你就去。”
“我挺想去的,去感受一下文学座谈,诗词会的氛围,我觉得文学社很多有文艺气息的学姐,都特别有书香气。”
肖晴无声翻了个白眼,“人家都是冲着男生多的社团去参加,你怎么冲着学姐去啊。”
她笑了笑,“我爸说,让我给我哥留意一个女朋友,哪里有学姐我就去哪里。”
肖晴:“……这都行,舞蹈社也有很多漂亮学姐啊,你为什么不去?”
她有些为难,“可是我不会跳舞。”
肖晴提醒她,应该先了解一下她哥哥喜欢怎么样的女生,文艺型的就去文学社,运动型的就去什么舞蹈社滑轮社之类的。
顾之意沉吟一会儿,更为难了,“我感觉他好像怎么样的都不喜欢。”
“……我觉得你还是先搞清楚他喜欢什么类型吧,万一他不喜欢女的呢。”
“……”
顾之意觉得肖晴说得很有道理,应该先了解哥哥的喜好,再给他留意女朋友。
她打电话给苟煦,拐着弯试探了一下,她想要参加社团,但是社团种类太多,让他给个好的建议,哪个更适合女孩子。
苟煦两句话就打发她了。
什么社团都不要参加,没有用,浪费时间。
多去图书馆看书,考四六级,考证,学PPT,PS之类的,够了。
顾之意不死心,“哥,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老爸说你再不找女朋友,就要断你的伙食费了。”
苟煦:“他断我伙食费?当初非得让我读医学,还本硕连读,你们打听打听,医学生有多忙,除了你哥我,其他人全部都秃顶了,还有空闲给他找儿媳妇?让他死心吧,要是当初让我上个你那样的专业,我现在小孩都生了。”
顾之意咬牙切齿:“挂了!”
又来这一套,当年他高考,市状元,本来可以上最好的大学,可老爸想让他学医,S大的5+3本硕连读很不错,非得让他报,好了,现在一说找女朋友,他就赖到读医学上。
医学生没时间谈恋爱?
莫非医学院都是赤条条的光棍?
她决定自己亲自去医学院打探一番。

下午,管理学院整个年级一起上体育课,肖晴和李若雪都选了踢毽子,黄宜连报了太极拳,都在南操场。
只有顾之意,要到足球场上舞狮。
在舍友的好运祝福声中,她往足球场走去,心里还带着一点希翼,总不至于一个学院就她一个女生选到舞狮吧。
天气不热,大阳被遮在或深或浅的云层之外,一件短袖,一条运动裤,清爽舒适。
只要多一个女生,她都不会觉得太惨。
绿色草坪上摆放上舞狮的道具,还有舞狮子要用的木桩,还挺有那么一回事。
她厚着脸皮来回扫了两圈,死心了。
清一色的短头发,一个女生都没有。
有男生在拍手哄笑。
“有女生!”
“终于来了一个,国宝啊!”
连洲杵在人群的最边边,看见她过来,唇角不过是标志性地向下一撇,很快别开脸。
天不遂人愿,顾之意虽有些难为情,也无可奈何。
体育老师吹了哨,喊了集合,顾之意自觉站在第一排的最右边。
“你们这一届退步了,上一届还有两个女生选我这门课,现在就一个了。”
一个男生说:“下一届就没有了,老师,我们要好好珍惜。”
顾之意垂首,手抓了抓裤腿。
她第一次做国宝,这样的关注度,有些不太适应。
体育老师点头表示同意, “我问一下这位同学,是自愿报舞狮,还是没得选了,迫不得已才来上这门课的?”
顾之意站得笔直,“老师,我是自愿来学舞狮的。”
后头一声嗤笑。
不用回头看,她也知道是谁。
“好,既然是自愿来的,那以后我们上课我不希望看到愁眉苦脸,说做不来,男生女生我一视同仁,听明白了吗?”
她脆生生答:“听明白了。”
这个当口,一头白毛狮雄赳赳气昂昂走过来了,一边走还一边踩着碎步搔头摆尾,到了队伍跟前,还煞有其事来了个侧翻。
体育老师:“舞狮分北狮和南狮,谁来说一下,这是北狮还是南狮。”
顾之意举手,“老师,是南狮。”
上舞狮课之前,她可是特意做了功课的。
“从哪里看出来的?”
“北狮的狮头比较简单,霸气,裤子连鞋都是***毛,一般都是雌雄成对出来,南狮比较萌,眼睛嘴巴都可以动的,动作很灵敏。”
体育老师很满意,“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它萌,但我现在相信你是自愿来的了,你出来。”
顾之意才站到队伍正对面,狮子一个翻滚,再一个跳跃,眨眼的工夫就直逼到她眼前来了。
这一个冲击力可谓不小,吓得顾之意一个失声惊叫,缩起肩膀往后退了一大步。
体育老师笑了,“你看它还萌不萌?”
狮子在对着她眨眼睛,嘴巴一咧一咧的。
顾之意抚着胸口,歇了一口气,伸手往狮子头上摸了摸,“很萌……”
狮子突然说话了:“砍手了!”
她又给吓了一个哆嗦,瞬间缩回手,脸都绿了。
狮子头被拿起来来,一个白T男生露出头来,捋捋额前的头发,面带笑意对着她,“学妹,狮子头能吃,不能摸。”
这一笑,和煦如春风。
顾之意勉强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噢。”
“这是我们校舞狮队的两位同学,今天给大家来一段表演,大家鼓掌。”
配乐是“男儿当自强”,狮子施礼后,一跃上了木桩,脚下如有轻功,跳跃翻转,四条腿配合度极高,威猛中带着萌劲儿。
狮子一个侧空翻,从木桩上腾空而下,脑袋对着左边摇摇,对着右边摇摇,再一个横扫腿。
振奋的音乐感染力特别强,大一菜鸟们群情激昂,纷纷给这两位舞狮队的学长叫好。
体育老师:“你们说说看,是狮头厉害,还是狮尾厉害?”
“狮头!”
“狮尾厉害!”
体育老师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哪位同学愿意上来感受一下?”
站在狮子旁边的顾之意近水楼台,手举得高高的,“老师!我愿意,我要做狮头!”
她很想知道狮子头里装的是什么机关,舞动的时候还能眨眼睛,咧嘴巴。
老师笑问刚才舞动狮子头的男生,“简一翰,她可以吗?”
简一翰摸摸狮子头上的金毛发,瞅着顾之意勾唇一笑,“学妹,舞狮非常需要体力,我不知道你身体素质怎么样,这样吧,我们也不用热身,要学打先扎马,扎马步十分钟,老师,你看怎么样?”
“可以。”
顾之意这一听,心里打起小鼓鼓,她最担心的就是高强度的运动,扎马步虽不算高强度,但她现在的膝盖伤,别说十分钟,三分钟她都做不到。
本来想着这两周最多是讲解舞狮的动作要领,熬过两周她的腿也好了。
未来得及和体育老师说一声,老师悠哉悠哉去喝水了。
大约过了一分钟。
顾之意膝盖隐隐酸痛,小腿肚在打抖,握着的小拳头也在抖。
偏偏学长的两只黑色运动鞋踩着草,就戳在她眼皮底下,她想稍微动一下腿都不行。
简一翰叉腰站在顾之意旁边,“学妹,我们学校的舞狮队还没有一个女生,希望你是第一个。”
顾之意咬着牙,欲言又止。
身后传来一个慢慢悠悠的声音:“学长,她不行,她是个瘸子。”
几十双目光朝顾之意扫射而来。
简一翰凝眸在她脸上,“瘸子?”
顾之意慢腾腾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两手抚着右大腿,绕着简一翰一瘸,一拐,停下了,手往兜里摸手机。
她一脸愧色,“学长……我是个瘸子,我腿受伤还没好,病假单在我手机里面,我给你看看。”
遮羞布被人掀开的感觉太好了!
“……行,身残志坚。”简一翰看了看她之前的病假单,笑了,“瘸狮子也是第一个。”
连洲垂首低哼。
还挺上道,瘸的这个逼真样儿,都可以上戏剧学院了。
顾之意和简一翰站了一块,看着众人扎马步。
正好挨着连洲,她居高临下,连洲任何一个动作,哪怕皱一下眉头,她都能尽收眼底。
她就等着他崩坏了。
可惜,快十分钟了,连洲还端得好好的。
乌云散去,大阳强行穿越云层,阳光照在她光洁的面额上,皮肤沁出了汗,她随意抹抹,胶原蛋白的脸上闪烁着小梨涡。
她倾身朝向简一翰,压低声音问:“学长,你大几了?”
简一翰虽是校舞狮队的,身上却有一种淡然温和的气质,很稳重,就好像下一秒就可以上台演讲了。
像她的二哥,温润君子。
“大三了。”
大三,挺合适的。
“也是我们学院的吗?”
连洲和简一翰同时看向她。
简一翰笑,“对。”
十分钟正好到了,原地休息两分钟,男生们站起来活动筋骨。
像是在防人耳目,顾之意声音更低了,“你们班有单身女生要找男朋友吗?我哥他在读研究生,还没有女朋友。”
简一翰还未开口,连洲抱胸贴了过来。
顾之意:……
他摸摸鼻尖,低垂着眼睫对着简一翰,唇角往上一挑,“学长,她家里光棍多,你们班够不够分?”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傲娇寻星河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