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摘星赠你下载在线免费无删减 贺沉言越闻星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8-29 09:13:24
  • 摘星赠你合集版免费阅读-摘星赠你(贺沉言越闻星)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摘星赠你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贺沉言越闻星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摘星赠你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贺沉言越闻星的精彩故事:坊间传闻,越贺两家的婚姻只是表面做戏。游手好闲越家千金和那位杀伐果断的贺总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说什么恩爱缱绻,全都是放屁。各路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更有甚者说双方...

贺沉言越闻星小说摘星赠你公开章节试读:

警察随即涌入天台。
贺沉言走在最前面,风把他的衬衫吹得鼓起来,显出精瘦有力的肌肉线条,他目光沉静扫过何钱,又落在半个身子已经栽下去的越闻星身上,神色立刻变得黑沉而冷厉:“把人放了,我给你一条生路。”
何钱大声笑,将越闻星拉起来,一把禁锢在怀里,刀口复又架上她细嫩的脖间,“生路?你之前怎么没想过放我一条生路!我老婆死了,死了!你知道她怎么死的吗?”
突如其来的松懈,让越闻星身体瘫软,她脑袋眩晕,大口的喘着气,以至于喘得太急,呼吸不畅而一直在咳嗽。
白色的***飞扬,在日光照耀下愈发刺眼。
“...那天她回家之后,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来,我骂了她,说她怎么那么没用!她把电话挂了。她就是没用啊,要不到钱就想去死,晚上就从我们家楼上跳下来,她死了...哈哈哈,死了!”
何钱越说越激动,越闻星感觉脖间传来刺痛,她顾不得流了多少血,只感觉到清醒之后的震惊。
那个前天还曾和她道歉的女人,跳楼***了。
贺沉言眉目凛下来,眼底闪过动容,但很快消失。他气息沉稳,张弛有度的跟何钱谈条件:“你老婆死了,但你还有孩子,我记得你生的是一对双胞胎。”
提到孩子,何钱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抖。
“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考虑,你希望他们将来有一位杀人犯的父亲?还是说,你希望你的孩子无人照拂,将来长大了,要一辈子活在你带给他们的阴影里?”
贺沉言的话清晰明了,尖锐有力,顺着风声传到越闻星的耳朵里。
她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心里猛然生出一种悲悯。
原来,他也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阴影里。
父母双亡的那场变故,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从他心里抹去。
这些话起到了作用,何钱短暂的失神,开始犹豫不决。就在此时,越闻星余光瞥见逐渐靠近她的两个身影,她屏住呼吸——
霎那间,她被一道重力扯开,手掌蹭在地上,破了点皮。
刀柄应声落地,何钱被警察控制。
越闻星心有余悸,愣神间,身上被披上一件外套,伴着清冽的松木香气,抚平她心头的恐慌。
贺沉言搂住她,站起来。
何钱涨红了眼,像困兽一般冲着两人嘶吼:“是你害死了我老婆,凭什么,凭什么你那么幸福!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何钱被推上警车。
越闻星惊魂未定,在贺沉言的搀扶下走出酒店。
阳光仍然刺眼,她却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
还未从被挟持的惊吓中走出来,早已闻风等在酒店门口等待的记者,一窝蜂涌上来,拿着话筒对着两人。
——“贺总,何钱说是您逼死了他的夫人,您对此作何解释?”
——“何钱入狱后,您会停止对他家人的讨伐吗?”
——“请问贺总,您现在和越小姐是什么关系?
——“听说覆云集团即将和昭华实业联姻,事情属实吗?”
......
身前被贺沉言的一众保镖隔开,越闻星被突如其来的一连串问题砸下来,整个人懵了好一会。
直到被贺沉言带上车。
隔绝掉外面的嘈杂,越闻星看见好多人堵在车身周围,想让他们给出一个答案。
心绪起伏间,贺沉言递给她一瓶水。
她摇摇头,“谢谢,我不渴。”
紧接着,把忍不住颤抖的手收进衣袖。
怎么会不渴,她嗓子都是哑的。
脸色苍白,嘴唇一丝血色都没有,还在逞强。
贺沉言敛眸,拿了车上保温箱里的热水,又翻出一个纸杯,倒了杯温水,塞进她手里,“没事了。”
他不会安慰人,也很少被人安慰。
生命中能让他措手不及的时刻并不多,但很巧的是,那为数不多的几次例外,几乎都和越闻星有关。
贺沉言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手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脊,带着强烈的安抚意味,“想哭就哭吧,除了我没人能听见。”
越闻星缓缓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眼底半点光泽都没有,轻声问:“奇怪吗?我刚才并没有想反抗。”

越闻星被带到警察局录口供。
问话的女刑警嗓音温柔,临走时,还体贴的问她:“要不要去医院?”
她后知后觉,看见黑色镜面里的自己,脖子上的红痕已经干涸,白色的连衣裙上也被沾上点滴血渍,有些触目惊心。
走出审讯室的时候,越湛正在门口等她,手里拿着医药箱。
她走去不锈钢椅边坐下,听见越湛和女刑警交涉了几句,接着走过来,用手捏住她的下巴,仔细看了一下伤口。
越湛沉默着打开医药箱,拿出棉签和消毒用的酒精,抿着唇替她把伤口上的血渍清理干净。
越闻星身上还穿着贺沉言的外套,握在手里的手机一直在响。
今天这事闹得这么大,她想安安静静地待一会也很难。
“爸妈给我打电话了,问你的情况,你晚上最好回家住。”越湛给她的伤口上贴了一道创可贴,比刚才血淋淋露出来好了太多。
越闻星张了张口,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贺沉言从斜前方的审讯室里走出来。
越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幅度极轻地对他点了下头。
贺沉言走过来,扫过她的伤口处,伸手碰了下她的额头,没发烧,继而沉声问:“需不需要去趟医院?”
越湛拎着医药箱站起来,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贺总这是对我的专业能力有所质疑?”
越闻星适时地拉了拉他的衣袖,提醒越湛对别人态度好点,别像小时候一样,没说两句话就呛起来,“今天,多亏了贺总,我才...”
越湛冷笑一声:“这当然多亏了他,不然你也不会坐在这里。”
“......”
越闻星闭上嘴,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贺沉言没有多余的解释,留她在越湛这里他也放心,临走前,他对越闻星叮嘱道:“好好休息,我再联系你。”
和上次“有事打给我”的客套感不同。
这次的话,带了点不容拒绝的果断。
越闻星心头浮现出一丝暖意,又很快冷下来。
几个小时前,她拒绝了他的提议。
所以从今天开始,他们应该不会再有需要联系的理由了。
贺沉言走出警局,越闻星伸手想去掏包里的纸巾,触到身上披着的西面料,这才想起来,衣服还没来得及还给他。
越闻星坐了一会,等着越湛收拾下班。在路上的时候,她问越湛:“何钱的案子,他最后会怎么判?”
越湛握着方向盘,瞥她一眼,“作为受害者,你还有空关心他?”
越闻星把身上的西装拿了个袋子装好,犹豫道:“他因为伴侣突然去世受到了不小的***,我听说他还有两个孩子,如果...”
如果他真的坐了牢,那对双胞胎该怎么办。
“他老婆有抑郁症,因为他的话受了***,才一时想不开***。像何钱这种人,做事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后果,事情发生了也难说会有多少悔意。”
作为法医,越湛和越闻星不同,对生死这种事看得稀松平常,分析的时候语调冷冰冰地,带着评判。
安抚她几句后,他把话题引向别处:“我劝你还是少操心别人,多操心操心自己,想想等下回家,该怎么对爸妈交待。”
他顿了顿,车辆拐弯驶进银杏路,从这里到老宅只剩下十几分钟的车程。路边上树荫婆娑,落日的光影透过树叶的缝隙打在人身上,越闻星看着窗外出了神。
过了半晌,越湛问她:“对了,你怎么会和贺沉言在一起?”
越闻星愣怔住,继而别过头,微微叹了口气,“别提了。”

因为被挟持这件事,陈欢说什么也不放越闻星一个人去外面住,越涛拗不过,也答应下来。
刚开始还觉得自己最近是走了什么倒霉运的越闻星,一回到家,又过上了那种人人艳羡的千金大小姐的生活。
让她瞬间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先抑后扬的铺垫。
能够买衣服不用看价钱,刷卡不用管余额的日子简直太爽了。
那天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后遗症,也好像再没发作过。
她又变成了那个众人眼里,玩世不恭的越闻星。
和狐朋狗友喝得烂醉去扫街、去高速公路上飙车、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恐怖电影,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回到正规,回到她本该拥有的生活的样子。
然而,这天一早。
一个惊天消息,又从头倒脚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越闻星迷迷糊糊的被手机铃声吵醒,正伸手在枕头底下摸索间,陈欢突然破门而入,带着果断的步伐,坐在她床头,拿着iPad快杵到她脸上,“了了,这是怎么回事?!”
“妈!”越闻星摸不着手机,眉头紧紧蹙着,又眯着眼看了下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才十点...你们都干嘛呀。”
陈欢向来溺爱女儿,但遇到原则性的问题也是绝不手软,她费劲把人拉起来,拍拍她的脸,表情严肃,“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睡觉?快起来!”
越闻星靠在床头,总算清醒了一点,她把ipad拿过来,嘀嘀咕咕不满道:“又不是天塌了,你这么大...反...应...”
嗯???
她上头条新闻了。
只见莹亮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行字
——[覆云集团与昭华实业联姻,双方已于月前领证。]
“......”
使劲地揉了下眼,越闻星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点开详情往下拉。
新闻里一字一句,从第一次在酒店的咖啡厅遇见贺沉言开始,把两个人相遇硬拗成一段佳话,加之贺沉言前些天的英雄救美,还有何钱在挟持她时,把她错认为是贺太太的疯言疯语。
无数次偶然,将她和贺沉言的关系,逐步变成板上钉钉的事实。
至于联姻和领证,就是个吸引视线的噱头。
越闻星把iPad扔在一边,手忙脚乱和陈欢解释:“妈,这种小道消息,你不要信,都是乱写的。”
陈欢紧盯着她,表情有说不出的复杂,压根没听她的解释,堵在嘴边的无数疑问最终汇成一句话:“跟妈坦白,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

摘星赠你免费阅读

越闻星从起床洗漱到下楼吃早饭,一直和陈欢在解释这个事情。
她趿着鞋啪嗒啪嗒走下楼梯,口渴得不行,想让张姨倒杯水来,结果话还没开口,就发现了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的贺沉言。
“......”她现在恨不得把那几天的监控录像拿出来,在陈欢面前一一放一边,那位仁兄居然还有心情,悠闲懒散的坐在楼底下喝茶?
“了了,妈跟你说啊...”陈欢从楼上住下来,刚好看见女儿呆立在客厅中央不知道在想什么。
顺着目光看过去,她也看见了贺沉言。
和面对越闻星时简直是两个态度,陈欢立刻端了笑脸,走到越涛身边坐下,“哎呀,小言来了呀。”
越涛低咳一声,瞥了贺沉言一眼,低声纠正道:“瞎叫什么,现在是贺总了。”
“那之前不都那么叫嘛,再说...”陈欢意有所指的回头看了越闻星一眼,当即忘了刚才在楼上教训越闻星时,告诫她“女孩子要矜持一点”的原则,笑着说,“咱们马上不是就要成为一家人了吗?”
越闻星:“......”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哦。
她看越涛脸上得意的表情就知道,早上的新闻,他全信了。
越涛看她还愣着,又瞥到她还穿着睡衣,立刻斥道:“有客人在,你这像什么样子,赶紧上去,换身衣服再下来。”
越闻星破罐破摔,她趿着拖鞋走过去,端了越涛面前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大口,在沙发上坐下,依葫芦画瓢道:“怕什么,不是马上快成一家人了吗?”
说完,她瞪了一下陈欢。
后者好像全然没有看到似的,自顾自给贺沉言添茶。
视线转回来的瞬间,无意中对上他同样看过来的目光。
浅淡沉静,带了点颇具玩味的笑意。
越闻星忍不住别开头。
“小时候,我们了了就喜欢追你跑,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哪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你们俩竟然还有这种缘分,真是造化弄人啊。”
陈欢将空了的茶杯,逐次添满,越涛坐在旁边,像一尊养尊处优的弥勒般,笑着点头,很是赞同她的话:“是啊,想起来那时候我跟你父亲,就有意给你们俩结个娃娃亲,但我看你又像对我们了了没那个意思,这才作罢。”
贺沉言略微沉吟,才道:“那时候不懂事,让叔叔阿姨见笑了。”
神他妈不懂事。
越闻星轻轻哼了一声,陈欢的眼风立马扫过来,“你怎么还没上去换衣服?”
“......”
在这不受待见,她只好起身往厨房走去,接杯水喝。
挪动到餐桌那时,越闻星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叹息,她脚步一顿,听见越涛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你爸妈...要是看见你现在这么有出息,那得有多欣慰啊。”
贺沉言被陈欢留下吃完早餐才走。
席间,对于青城头条上报道的新闻只字未提,不作解释,也不提其他。
越闻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借着送他出门的由头,将洗好的西装外套递给他,问道:“你一大清早过来,到底什么意思。”
贺沉言放在车门上的手一顿,转头看向她,直言不讳道:“我来帮你下决心。”
越闻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
他走过来,那种让人心安的味道顿时萦绕鼻尖,越闻星不得不退后半步,而后,他说:“结婚的事,已成定局。”
“我没有答应。”
贺沉言似乎极浅的笑了一下,颇有耐心地同她道:“新闻一出,你觉得你还能置身事外吗?”
一道惊雷从头劈到脚。
越闻星浑身一个激灵,瞬间领会了他话里的意思,眼神充斥着惊异:“联姻的事是你故意爆出去的?”
“看来,我没选错人,你很聪明。”
越闻星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这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真的很糟。
她现在恨不得打他一巴掌,然而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她平复着心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离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越来越远,“你凭什么决定别人的生活。”
贺沉言敛眸瞧着她,视线在她嗔怒的面部表情上一一掠过,半晌,才挪开眼,伸手将她脑后扎着的马尾散开,栗色的卷发突然如海藻一般垂落肩头,衬得她胸口的肌肤一片白皙透亮。
“你干嘛...”
越闻星预备去抢被他握在掌心的发圈,结果扑了个空,秀丽的眉头蹙着,又急又气,鼻头憋出点点汗意,红通通的。
“我喜欢以前的越闻星。”
他很少提以前,因为那里有他最不能抵御的伤痛,可如今,贺沉言看着她说,“就像现在这样。在我面前,你不需要用冷静粉饰自己。”
越闻星一顿,手瞬间僵在半空中。
“上次你说,在何钱挟持你的时候,你没有想过反抗。”他轻轻地,低缓的嗓音似乎就附在她的耳畔,灼得人眼眶发烫。
发圈被他放回手心。
“那我现在给你一个反抗的理由,成为贺太太。”

不可否认,贺沉言最后那句话的威慑力实在太大。
以至于越闻星当晚,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么都睡不着。
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游戏、直播、购物,瞬间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越闻星又一次摊在枕头上,凌乱的发丝遮住脸侧,她瞪着天花板,脸颊沾了胭脂似的,眼底蓄着水光,心里乱七八遭一塌糊涂。
那人到底什么路数,不知道顶着那张俊脸说情话杀伤力很大吗?
恃靓行凶实锤。
不行。
越闻星蹭地一下坐起来,把自己拍醒。
看看他做的那些事,足以说明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千万不要被外表迷惑了,这只是用来吸引你的一枚□□而已!
可是...
就算是□□,她为什么也觉得心跳加速啊啊啊。
为了不让自己在这种情况里继续陷下去,越闻星捞起手机给江素心发视频通话,好让有个人来分担一下她的心情。
然而视频通话还未拨通。
对方就发过来一连串的消息,越闻星点开。
看见内容的一瞬间,她愣住了。
——“/图片/”
——“了了,这是真品还是赝品?”
——“如果是真的,你的画要被拍卖了。”
——“周六晚上八点,钟毓楼的慈善晚宴。”
越闻星点开那张图片,一张《雪落春山图》赫然映入眼帘。
她放大看了几眼,刚才激动的情绪顷刻间冷了下来,立刻打给江素心。
对方很快接通。
“素素,你从哪得到的消息,可靠吗?”
越闻星走到窗前,拧眉将窗户关上,脸上的红晕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发白的唇色,她的声音都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你发的那张图有点模糊,我看不清。”
江素心转移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同她说话,语气严肃,“听我老板说的,她一眼就看中那幅画了,主办方卖给我一个面子,我才知道拍品里有那幅画。”
“照片是别人拍的,肯定不怎么清楚,我觉得还是要你自己去看才行。至于那幅画为什么会到他们手里,会不会是你师父...”
越闻星矢口否认:“不可能。”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之前,不是说把画都烧了吗?”江素心的一句话,让她脑海里无数尘封已久的画面瞬间凸显,逐渐拼凑成一段全集的记忆。

十六岁以前,越闻星痴迷画画。
从咿呀学语开始,她就一直热衷于混迹在颜料和白纸堆里。
越涛觉得她有这方面的天赋,于是给她报了当地最好的绘画班,听说老师都是从美院出来的。
越闻星好学,只要和绘画沾边的事情,她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精力。
天道酬勤,一直到上初中,她的绘画技艺终于有所小成。
在省绘画比赛上获了奖、被各大杂志社收录作品、还有学生杂志向她发来采访邀请。
那是越闻星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梦想被所有人看到、被他人肯定,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她觉得幸运会一直眷顾她,好像也确实如此。
获奖的作品会在市博物馆展出,她也因此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良师。
在师父的指导下,她的作品日益精进,在青城乃至全国,“蚕月”这个名字,在美术圈里成为了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师父是美院出身,越闻星也把目标定在那里,立志要考上中央美院。
大概是一切太过顺遂,变故的到来才会让人更加猝不及防。
高考前,越闻星按照学校组织,来青城大学参观校园,路上口渴,她去马路对面的便利店买水,出来时,看见迎面走来一群打闹的小学生,后面跟着一个女生,手里的东西被顽劣的男孩打落,掉在地上。
女生弯腰去拣,然而绿灯已经转红。
对面一辆大货车行驶而来,眼看便要将人撞上。
越闻星当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想,扔了东西就冲出去,将女生护在怀里,好在货车及时刹车,两人在路上顺着惯性滚了几圈,没什么大碍。
被扔掉的矿泉水瓶在路中央汨汨淌***来。
越闻星去看那个女生,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左手腕钻心的疼。后来去医院检查,医生判定为骨裂。
原以为这只是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
然而休养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自己再也不能长时间拿笔了。

贺沉言越闻星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摘星赠你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威影小说推荐

威影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威影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