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玻璃糖txt分享完本无删减 贺知予林予乐小说阅读

威影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9-03 08:52:12
  • 玻璃糖合集版免费阅读-玻璃糖(贺知予林予乐 )

玻璃糖是威影文学推荐的热读小说之一,整篇贺知予林予乐小说构思另辟蹊径,情节耐人寻味,玻璃糖小说主要讲述了关于贺知予林予乐的精彩故事:林予乐从小就在贺知予的严加管控下,好不容易斗着胆子背着贺知予和父母改了高考志愿,去了离家一千多公里的城市。先斩后奏,木已成舟,贺知予想再管着她也没用。高高兴兴上...

贺知予林予乐小说玻璃糖公开章节试读:

第 3 章
林予乐是被冻醒的。
寝室里开着空调,她虽然安了床帘,三面都围住了,但冷气还是顺着布料的缝隙侵入,冻得林予乐做梦都梦到了掉进了冰窟窿里。她从床上坐起,侧耳听了一会儿,其他三人还在睡觉。她冻得嘴唇发白,动作小心翼翼地爬下床,想要披一件衬衫外套。
“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苏林一直在玩手机没睡觉,听见动静就掀起床帘一角探出脑袋。
发现林予乐还穿了件衣服,她愣了一下,“你很冷吗?”
林予乐没想她醒了,有些愧疚地更放轻了声音,用气音说话:“行李箱塞得都是礼物和些衣服,我怕麻烦就没带被子来,说要去买的,结果忘了。”
“我这多带了一床小毯子,给你吧,咱们再把空调温度调高点,就好了。你还可以再睡一个小时。”罗贝以的声音从上方响了起来,林予乐和苏林一抬头,才发现她也醒了,再看邵雅荷,她也摸索着爬下床。
“不用了,也快到时间了,我不睡了。”林予乐微蹙着眉,询问道:“我是不是动静有点大,你们都醒了。”
罗贝以和苏林怕她误会了,连忙摆手:“没有的,我俩一直在打双排,压根就没睡。”
林予乐这才放下心底的石头,之前在网上看多了寝室里因为这种事情而起矛盾产生隔阂的例子,虽然有人说大学室友大多数当不了知心朋友,但她还是希望可以相处的很好。
除了邵雅荷,其他三人都在镜子前或多或少地捯饬着。
现在还未从夏季里走出,即便是傍晚也是天色很亮,有着余晖,林予乐还是给自己抹上了一层浅浅的防晒。她肤色白皙,又无瑕疵,不需要再化妆。林予乐拿了只色调偏日常的口红,这个颜色涂在唇瓣上卜灵卜灵的,带着水润的光泽,就像一口待人品尝的果冻,***欲滴。
林予乐看着镜子里的***,忽然又想到了方才的梦境。
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强势地扣着她的后脑勺,带着火热的情绪吻上了她的唇瓣,那种热驱使着她闭上了眼。然后她就失重般,忽地向后仰去,摔进了冰窟窿里。在彻底掉***之前,她睁眼隐约瞧见一点男人的面容。
竟然有点像贺知予。
天呐!
“怎么了乐乐?”罗贝以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不解地看向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林予乐,“什么天呐,你在说什么?”
林予乐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不小心竟然说出来了。但是这种...离谱的事情怎么能说得出口,回想着梦里那火热的画面,唇上仿佛也灼烧了起来,她抬手摸了摸唇瓣,触到柔软后才惊醒。连忙把手背到身后,使劲闭上了眼睛。
她真是疯了。
就算是做桃色梦境,那个男人也不能是贺知予啊。
*
寝室四人看过班级群的消息后,在两个班导的组织下终于***了大厅。一***,嘈杂的人声扑面而来,远远望去,人潮涌动。还有好几个班级和他们一样都站在过道上等待着入座,林予乐站了好久,学生会工作人员还在组织前面的班级入座。
罗贝以咋咋呼呼地拉着她们说话,林予乐一边听着,一边盘算着前边的进度。终于是忍不住了,她抿了抿唇,而后跟其他三人打了个招呼就加快了脚步离开了大厅。
离开了大厅,耳边总算是清净了。她在寝室喝完了一杯奶茶,现在一肚子的水,一场讲座没有一两个小时下不来的,现在不去,待会再要溜出去就不方便了。
林予乐一路快走,最后在快要接近洗手间时迎面撞上了一个人。低着头赶路只看见男人的西裤腿和皮鞋,膀胱在催促着,她头也顾不上抬起就连连道歉想要赶紧去洗手间。
“林——”
男人想要说什么,但林予乐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
他有些疑惑,但看了眼腕表,还是拿着文件夹离开了。
何助理把待会需要讲的稿子递给贺知予,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些犹豫地说了出来:“贺总,我刚刚好像看见了林小姐...”
贺知予翻着纸张的手指一顿,而后很快恢复了自然,嗯了声:“她被B大录取了。”
何助理更惊讶了。
之前从贺知予口中得知,林予乐听取了他的建议,按照她的高考分数,被W市本地最好的大学不是问题。何助理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贺知予那几天特别高兴,给他的奖金都翻了两倍。因着想要能多照顾照顾林予乐,贺知予有了要把公司转移回W市的想法。
每天通宵加班,就是希望能早点在W市开出一个新的重心。现在突然说换学校了,指不定贺知予心里多累了。
何助理突然有点同情贺知予了,妹妹这么随心所欲,被折腾得最惨的还是自家老板。
带着这样的想法,何助理突然就觉得那两倍奖金拿着有些烫手了。
“那我们这边需要停止计划吗?”
贺知予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摘下了金丝眼镜放在手边,揉了揉鼻梁,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惫:“不需要,继续进行。”
不管是从公司未来发展前途还是他的私心来看,W市都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于理,W市是一线城市,他们做科技制造研发这方面后期会很有市场,公司一步步来,前途可期。于情,W市是林予乐的第二个家,她总有想回家的时候,他希望,可以在她喜欢的地方撑起一片能挡风遮雨的天地。
差不多要准备上场了,贺知予在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停住了脚。
何助理不解:“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贺知予看了眼幕布,那后面是坐满了学生和老师的观众席,林予乐也会在那。他理了理袖口,垂着的眸中多了几分温柔:“你去把竹溪水榭那边的主卧收拾出来。”
竹溪水榭是B市的一个高档小区,但是贺知予买下后却很少回去住,何助理想起那个满满都是性冷淡风格的房子,向他确认道:“贺总,那边的房间一直都有派人定期打扫。”
贺知予嗯了声,没听出来何助理话里的潜台词,满脑子都想着W市家里林予乐的房间装修,又想到那小姑娘现在大概是得意的不得了的灵动神情,内心不由得一阵柔软,唇边噙着掩不住的笑意。
他敛了敛神色,看向何助理,嘱咐道:“一定要那种小姑娘喜欢的风格,温暖又带着些文艺风的,包括抱枕之类的,你觉得好——”
贺知予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何助理正认真地听着等待下文,却见面前向来运筹帷幄的男人为难地蹙起了眉头,看上去纠结万分。贺知予纠结了一会儿,挥了挥手:“算了,你就按照我说的买。”
何助理猜到了贺知予口中的小姑娘指的就是林予乐,内心感慨了一下这感人的兄长之爱,点头表示明白。
在何助理离开总裁办公室后没多久,他就收到了贺知予发给他的几张房间照片,墙壁上照片里的人可以认出是林予乐。
贺总:参考这个房间。
何助理不禁咂舌,贺知予真的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哥哥了。他一个亲哥哥都做不到对妹妹的房间布置这么上心。
*
林予乐是个路痴。和室友一起走过的路线一点也记不清楚,等她摸索着回到大厅时,讲座已经拉开了序幕,主持人在舞台上讲着套话,下面的气氛组配合着回应。
“这里这里!”
林予乐在黑暗中盲人般摸索,被苏林揪着袖子牵了过去,在邵雅荷和苏林中间坐下。
苏林递给她一瓶水,被林予乐拒绝了,收回手问道:“你怎么才回来?刚才辅导员还问你去哪了。”
“洗手间。”回到座位上坐着,林予乐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她看了眼她们所处的第四排座位,不觉疑惑:“我们新生可以坐的这么前排吗?”
“本来不行,但是这排缺了几个人,班导就让我们补过来了。”苏林解释。
被cue到的罗贝以立马凑过来,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你们待会可都要感谢我啊,要不是我,你们可就看不到贺师兄那么帅的人间绝色了~这个位子可是我去缠着学长得来的!”
林予乐闻言,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贺这个姓怎么不算少见,但也算不上大众化。她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贺知予。
但下一秒她就否认了这个猜想。不可能是贺知予,他公司都远在W市,怎么可能作为校友被邀请来B大。他又不是B大毕业的。
林予乐松了口气,潜意识还有些不确定——贺知予应该不是B大的吧?
究竟是不是,这个疑惑在主持人念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瞬间就破案了。
“接下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贺知予贺先生来为我们讲讲,也给我们学校经管专业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一点建议。”女主持人声音明丽,吐字清晰,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在全校师生热烈的掌声中,穿着黑色西装的俊美男人走上了舞台。
在看清他面容的一瞬间,大厅响起了众多女生的惊叹声。
“你们快看快看!!!”罗贝以眼睛直直地盯着舞台中央的英挺男人,胳膊疯狂拱着旁边的三人,语气激动:“是不是很帅?!我之前就说过这个学长很帅的!!!”
就连一向沉迷纸片人的苏林都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这次你说得对。”
邵雅荷近视,又没眼镜,看不清楚,没发表言论。
罗贝以又看向林予乐,正想要拉着她安利,却瞧见林予乐已经盯着台上的方向瞪大了眼睛。那架势,不像是看见了帅哥,倒像是见了鬼。
罗贝以:总觉得......我这室友哪里不太正常的亚子。
林予乐现在的心情无人能理解。她惊愕地盯着贺知予,脑子里一片混沌。
贺知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灯光打在男人身上,更增添了几分遗世独立的高冷气息。林予乐余光瞥到他胸前的一处亮闪闪,仔细看了几眼才发现,贺知予西装上还别着一枚略显俏皮的小苹果胸针。
她之前送的。
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台上男人的视线越过前面几排的校领导,直直地看进她的眼眸中。
那目光灼热极了,林予乐猝不及防地就被烫了一下。她下意识想要逃离,可身边都坐满了人,被包裹在中间,逃不出去。他们都在讨论着舞台上的贺知予,而贺知予在看着她。
林予乐从最初的震惊回过神来后,心虚地低下了头,不去看贺知予。
她就是改了个志愿没有告诉贺知予而已,他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惩罚她吧?
不过这个自我安慰一点也没安慰到林予乐,她又不是傻,这事搁谁身上谁不生气,贺知予在此之前对她的志愿又格外地上心,现在被她摆了一道,怎么可能不生气。
看来,这顿惩罚是逃不掉的了。
周围的室友们满面红光地讨论着台上令人脸红的男人,丝毫没有发现中间的林予乐内心早已百转千回纠结无数。
贺知予一边回答主持人的话题,注意力却也分了一缕去那个畏畏缩缩的身影上。他没忍住,唇角弯了弯,但很快又恢复温和淡然的模样。一番来往后,互动环节总算是结束了,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看着小姑娘了。
不过......
她好像没有他这么开心。
也对,她一直都是讨厌他的。
林予乐低着头脖子有点酸,刚抬起来想活动活动,一抬眸就对上男人看过来的似笑非笑,吓得她立马又把头埋了回去。
贺知予微微敛眸,声音温沉磁性:“大家好,我是本次来进行讲座的名誉校友,贺知予。”
林予乐低着头,白皙的手挡在额边,妄图阻挡贺知予极具侵略性的视线。内心慌得一批,男人声音***,可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恍惚只听得整个大厅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要不趁现在刚开始没多久赶紧跑?不然等到时候贺知予讲完了,岂不是一下子就逮住了她?
这么想着,她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龟缩着脑袋,扒着前排的椅背就准备开始“遁地术”。
殊不知,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在贺知予眼里看得一清二楚。
想逃啊。
不可能。
贺知予垂眸敛去落寂,唇角噙着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薄唇轻掀,一字一句:
“那就请第四排那位穿墨绿色裙子的女生来提问吧。”

玻璃糖免费阅读

第 4 章
男人的话音刚落,就有一束灯光迅速地反应了过来。明亮的灯束打在少女身上,衬得她本就曼妙的身姿更加亮眼。
贺知予说话的时候,林予乐还没反应过来,耀眼的灯光***着她的眼睛想要流泪,涨得难受,她下意识地就想要把头埋起来。
贺知予察觉到了她的不适,微微蹙眉。
林予乐知道所有人现在都在看着自己,她逼着自己悄悄抬眼看向舞台,恰好看见男人正偏头对着另一侧的工作人员说着什么。没多久,照在她身上的光芒柔和了许多,足以让她睁眼。
“乐乐,乐乐!”林予乐被人摇晃了几下,是苏林,坐在她旁边的罗贝以盯着被苏林强行塞在林予乐手中的话筒,两眼放光,比林予乐本人激动多了,催促提醒道:“贺先生点了你提问,你赶紧站起来呀!”
贺知予!
林予乐脑子里的那根名为“赶紧溜”的弦瞬间绷断,倏地看向舞台。
台上男人眉眼温润,正瞧着她。见她目光,唇角舒了舒,明显可见的笑意:“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呢?”
其实贺知予本不该点到林予乐的,他是被学校请来讲座的没错,但是主要还是针对经管学院的,其他学院就是听听,毕竟专业什么的也都不对口。
林予乐站直了身体,拿着话筒好一会儿没说话,邵雅荷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大厅里众人也因为她的这一沉默而感到疑惑出现了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台上的男人依旧笑意清浅温雅,林予乐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扯出一抹假笑,声音清脆:“贺先生,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啊?我觉得这个问题大家应该也很感兴趣。”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瞬间哗然。
前排的学长学姐、老师和校长都惊呆了,越来越多的学生都看向了林予乐这个方向。他们确实是感兴趣贺知予的八卦,但是就没人敢向林予乐这样大胆,张口就来,丝毫不担心问后来自老师的批评,或是,被贺知予拒绝回答的尴尬。
林予乐坦然地站着,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
罗贝以和苏林立马把她按回了座位上,瞪大了眼睛:“你疯了啊?!”
讲台上的男人因为这句话愣了好一会儿没说话,林予乐从这沉默中感觉到了些许报复的快感,扬着下巴对他挑衅地笑了笑,那笑容张扬又明媚,嚣张得就像一只偷到鱼的猫儿。
贺知予瞧见了,心跳不觉快了一拍,垂眼藏起悸动。再抬眼时,少女已然扭过头去和身旁的室友谈笑。
“你还真是胆大,这么多老师还有校长在,你问这种问题也不怕待会找你算账!”罗贝以和苏林纷纷对林予乐的惊天壮举竖起了大拇指,“狠人。”
听她们这一说,林予乐心里也有点发虚,语气有些怂了,但还是故作镇定道:“我又不是经管的,怎么可能问的出专业问题,是贺知予的问题。待会后面还有人提问不就把我这给盖了过去吗?”
“没事的没事的。”林予乐看似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内心慌得一批,这些话不知道是在安抚室友还是安抚自己。
话音刚落,就听见台上传来男人温润含笑的声音:“刚才那位女生的问题并没有冒犯,还在我可以回答的范围内。”
周围瞬间响起一片哇哦的起哄声,隐约间还能听见有些女生激动得尖叫——
“哎哎哎你说贺先生有没有女朋友啊?他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啊,他一笑我的嘴角就忍不住跟着上扬!”
“啊啊啊啊啊我看网上他的个人资料显示才二十四岁,还是单身!”
二十四岁又怎么了,每天过得跟个老年人一样。
林予乐边在内心吐槽着,一边悄悄抬头想要看看贺知予的反应,不料,一抬头就撞进一双黝黑炙热的眼眸,竟与那晚荒唐梦境里的奇妙重合了。林予乐被自己这一想法吓了一跳,掐着裙边移开了视线。贺知予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中,还是那么的温雅矜贵:
“嗯...我对于另一半没有要求,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不知道是谁是大声接了一句:“那您喜欢什么样的?!”
对于贺知予这种面热心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林予乐还真是有些好奇,闻言,竖起了耳朵:
“喜欢什么样的啊?”贺知予似乎是在思考,林予乐没有抬头,但是总感觉似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有道炙热的视线盯在她身上,左右瞄了瞄但并没有发现什么。良久,她听见贺知予说:“有点小脾气,但是又特别会撒娇,娇娇小小的,笑起来特别甜,齐肩长发。”
说完,男人自己就先笑起来了:“好了,提问环节就到这里了。接下来,大家可以一起来看看今年经济的......”
贺知予很是狡猾地转移了话题,但是林予乐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个实质性的消息:“你们觉不觉得,贺知...贺先生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她蹙起了眉头,求证地看向其他三人:“不然他为什么能说的那么详细。”
罗贝以和苏林头也不抬的联机打着游戏:“也不一定吧,说不定这些大佬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呢,我没有喜欢的人,还不是可以说的很仔细嘛。”
林予乐半信半疑,兀自琢磨了好一会儿也没琢磨出个什么名堂,看见两人***的游戏战况,随口问道:“你俩不是觉得他很帅吗,怎么不看了?”
罗贝以一个没注意,就被躲在草丛里的两个英雄打死了,她低骂一声放下手机,等待着复活:“帅有什么用,又不会是我的,我看几眼就好。”
“就是,反正也不是咱能接触到的大佬,咱们看看就好。”苏林也加入了话题,她刚刚一个大招放倒了俩人,血量不足,现在正在塔下等待着回城。她推了下眼镜框,像是想到什么,眼睛亮亮的:“我听说贺先生可是双学位,主智能科学,在当时可是风云人物,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又去辅修了一个经济学。”
邵雅荷在一旁听着,忽然问道:“这两个专业好像没什么太大关系吧,为什么贺先生会辅修这个?”
苏林的血量回满,她耸了耸肩,“那就不清楚了,可能这就是大佬们的爱好?反正贼艰难就是了,我看学校之前的旧帖子,好像有人说贺先生创建恒科的启动资金全都是自己兼职挣的,没从家里拿一分钱。”
林予乐眸光微滞,因为对贺知予本能的排斥,她从来都不关心他的事情,多的也就是知道他自己开了个公司,好像还不错的样子。但是,对于其中细节却是半点不知。苏林说的这些什么白手起家,她真真是一无所知。
智能科学技术不算是热门专业,但是想要学好,学有所成,能像贺知予这样做出一番事业建立自己的公司却是很难,更别说同时还辅修经济学,难上加难,没有个好的头脑和许多倍的努力是很难做到的。
对于贺知予的智商和毅力,林予乐从不怀疑。
只是......
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贺知予抱怨过一句。虽然有点不喜欢贺知予,但是凭良心说,他每次回家,都是很温雅地笑着说一些有趣的事情,又或者是工作上的一些进展。报喜不报忧,说的大概是贺知予了。
林予乐下意识地抬眸看向讲台,刚好贺知予也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男人眼眸亮晶晶的,几秒后,他眼尾微弯,蓦地笑了。
贺知予的讲话***了尾声,正在认真配合主持人最后的问题。他结束后还有一些大概是领导的人要讲话,不趁着现在他还被拖着的时候离开,等他讲完自由了,想要捉她,岂不是手到擒来?
不能坐以待毙,得先溜。
但是这个时候走了,待会要是辅导员有什么安排她就不知道了......
这么想着,林予乐的视线看向左手边——苏林和罗贝以已经沉迷在战况***的游戏里了,很有可能她们自己到时候都搞不清楚状况。
林予乐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右手边的邵雅荷,女孩子正认真地听着台上的人讲话,和她们这群心都不知道飞到哪去的崽比起来,太认真了没有。
林予乐转了转眼珠,轻戳了戳邵雅荷的手臂,邵雅荷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林予乐悄悄抬头看了眼讲台的方向,整个人缩在前排座位靠背的阴影下,指着出口的方向道:“我有事想先溜了,待会要是有什么消息你给我通个气行吗?”
邵雅荷点点头,“好。”
林予乐咧嘴笑了,眼眸弯成新月:“谢谢啊,待会回来给你们带奶茶~”
邵雅荷抿着唇目送着林予乐一路鬼鬼祟祟地离开,再抬眼看向台上时,台上的俊美男人也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地中海老头。
她收回视线,低头抠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
林予乐一路小跑着出了礼堂,步伐依旧仓促,直到她跑入林间小道,再也看不见身后的礼堂时才缓缓放慢了速度停下来。
彼时天色还很里亮,僻静的林间小道上偶尔吹来一阵风都带着独属与傍晚的气息,席卷着树叶的清香,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放松下来。林予乐松了口气,随便找了棵干净的树干靠着。
闭起眼休息了好一会儿,她忽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查看消息,看见邵雅荷说辅导员让听完讲座后可以自行回寝室,心里稳妥了些。顺着小红色的点点挨个点开聊天框,有林海远和林芝的消息,还有——
讨厌鬼:待会结束了先别走。
接收时间是五分钟之前,那大概就是他讲完后发的。
不走?不走还等着他把自己抓过去教训吗?
林予乐正吐槽着,忽地感觉手中一震,垂眸一瞥,发现又是贺知予发来的——
讨厌鬼:又不听话了。
讨厌鬼:不是叫你不要走的吗?还没听完就跑了,小心你们辅导员让你写检讨书。
果然讨厌鬼就是讨厌鬼,说的话也讨厌!
“你才写检讨书!你写一辈子检讨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才不要听!!!”林予乐越想越气,对着手机哼了一声,而后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轻笑,顿时火气更甚。
余光一瞥,不远处贺知予右手掐着烟,吐出了几个烟圈,姿态慵懒地靠在路灯旁。天色渐晚,那一串雾色烟圈在暮色中尤为显眼,连带着模糊了男人的面容。
林予乐一怔,这是她为数不多看见贺知予抽烟。
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徐徐而来,小路上有树叶飘落叠落,枯叶被踩碎的声音很是治愈。林予乐就这么呆着,眼睁睁地看着男人走进。
贺知予是真的很好看,跑出礼堂时她还听见有女生在讨论贺知予的身材比例,宽肩窄腰,还腿长。此时脱去了西装外套,只单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线条流向就更明显了。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矜贵的气质,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了她的心尖上。
林予乐莫名就想起了之前无意间撞见贺知予换衣服的画面,紧实有致的□□,流畅的人鱼线...以及,梦中她手抵住的坚实胸膛。
她咽了咽口水,想要清空这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然而眼前一晃,刚才在讲台上还矜贵儒雅的男人下一秒就将她圈在了臂弯里,林予乐背后就是树,贺知予圈得又是那样紧迫,想逃也逃不掉。
林予乐能感觉得到他视线就在自己身上,不敢抬眼对视,只好紧盯着他胸口的纽扣使劲看,胸腔里宛如藏了一只小鹿,到处乱窜。
说不清楚是紧张还是什么。
贺知予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眸色深邃压抑,像是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予乐听见一声轻叹,下意识抬头,瞧见男人神色里说不清楚是怅然还是失落。
失落?
失落这个词怎么会出现在贺知予身上?他已经很成功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林予乐有些不解。
当事人很快恢复往日的温和,唇边挂着一抹淡笑,慢条斯理地理了理她鬓边因为小跑而凌乱了的碎发,耐心地将其别到林予乐耳后,声音微哑:“说说你,跑什么?哥哥又不会吃了你。”
贺知予的指尖温热,无意间触碰到她柔软的耳垂,痒痒的,酥酥的。
闻言,林予乐下意识点头,贺知予可比老虎狮子的可怕多了,他会逼着她做数学题!!!
刚点完头,就听的耳边男人笑声微颤,嗓音低哑***:“你乖乖的,哥哥不会现在吃了你的。”
林予乐脑子一抽,下意识接道:“那什么时候吃?”

贺知予林予乐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玻璃糖免费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罗丹小说推荐

罗丹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